笔趣阁 > 九州无仙录 > 第二十五章少年泪
  那蒙面男子见到这头戴曼陀罗花的妩媚女子,便放下了手中的长刀,朝着外面跑了去,转眼就消失在了庭院之中。

  司徒宇凡怀中抱着司徒元义的尸体,冷冷得看着那蒙面黑衣男子离去,随后便低头沉默不语。

  那妩媚女子也不着急,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司徒宇凡,良久又是说了句。

  “那乾坤盘碎片是否在你身上?”

  这一句话如同一声惊雷。

  司徒宇凡的身体都不由颤抖起来,低着的头猛然抬起,他手中紧紧握住那柄黝黑的玄灵剑,看着那妩媚女子,眼神如同一只月下的孤狼。

  那女子见他这样的眼神,心中居然有些发毛,缓了缓心神,才继续笑道:“咯咯咯,小弟弟,莫非是想对姐姐动手吗?”

  司徒宇凡不说话,轻轻放下司徒元义的尸体,没有半分迟疑,一剑朝着那女子的眉心刺去!

  那妩媚女子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停,甚至连一个动作都没有。

  直到司徒宇凡的剑刺到她面前,她那朱唇才微微动了一动。

  “定!”

  这声音甜软酥媚,但是司徒宇凡却感到了无穷的恐惧。

  因为自己的身体居然不能动了!

  他就这么呆呆的保持着刺剑的样子,却是半分都无法动弹,好似被点了穴道一般,唯有眼睛和嘴巴还能张闭。

  “咯咯咯,小弟弟,是不是很惊奇啊,为什么动不了呢?”那妩媚女子眨了眨眼,笑盈盈道。

  司徒宇凡愤怒得看着他,却是闭着嘴不说话。

  那妩媚女子却是自顾自地说道:“也难怪啊,你们世俗界确实已经不知道我们修仙界的存在。”

  世俗界?修仙界?

  司徒宇凡心中当真惊骇万分,这世界上真的有仙人?!

  那块神秘的碎片,莫不是修仙界的东西?

  若不是自己无意间拿回那块碎片,那么奶奶和爹娘就不会……

  该死!

  他身体不能动弹,但是若能动的话,他非要好好扇自己两个巴掌不可。

  他冷冷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这个让自己原本一个好好的家庭,支离破碎的女人!

  “你杀了我吧!”

  那妩媚女子听完,脸上的笑容却是更加灿烂了,“咯咯咯,小弟弟,姐姐怎么舍得杀你呢,姐姐疼你还来不及呢!来,跟姐姐走吧。”

  她轻轻抬起那如玉藕般的手臂,朝着司徒宇凡轻轻抓来。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远处传来了一声高歌:“醉酒笑问客来处,且不知,风雨天路。此节良辰英何处,俱作枯骨。孤苦孤苦,天不助。”

  来人腰间挂着一个深红色酒葫芦,步履蹒跚,一步一步摇晃走来,看似很慢,但是却转眼到了司徒宇凡和那妩媚女子身边。

  那妩媚女子见到来人,美丽的狐媚眸子一缩,却是轻轻笑道:“凌霄宫的楚真人,想不到能在这里遇到你。“

  而那酒鬼却是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古怪道:“枯禅殿的希姑娘,真是好久不见了。”

  希姑娘眼睛望着他,笑盈盈的脸上却是慢慢冷了下来,美眸看着眼前这个酒鬼,声音却是再也听不出半分妩媚:“是啊,很久了,整整三十七年七十八天了。”

  楚真人难得的忧郁神色,“希儿,是我辜负了你。”

  希姑娘却是眼色一变,但是慢慢地,脸上的笑意有开始浮现起来了,她玉葱一指那被定住的司徒宇凡,嫣然道:“既然你觉得对不起我,那么这小子今天就交给我吧。”

  楚真人神色纠结,和司徒宇凡对视了一眼,最终却是摇了摇头,“希儿,除却这件事情,其他的我都能答应你。”

  希姑娘那脸上的笑意转化成了浓浓的杀机,嘴角冷笑:“你还是跟当初一样,可我已经不是那个愚蠢的岚希了。”

  司徒宇凡瞧着两人的对话,不由眼角去看着那酒鬼。

  这两人竟是相识?

  楚真人瞧见司徒宇凡试图望向自己,却是轻言道:“小子,你放心,有我在这里,她动不了你。”

  司徒宇凡眼皮微微一抬,刚想开口,却是终究是没有说话。

  希姑娘望着楚真人,从怀中掏出了一根短杖,对着那楚真人说道:“姓楚的,让我看看你当年将我抛弃得来的力量吧。”

  “希儿,你又是何苦呢。”楚真人微微一滞,有些落寞的说。

  但那希姑娘却是没有半分犹豫,将短杖轻甩,唯见一片玫红色霞光飞出,如同一阵箭雨,却是比电还急,朝着楚真人激射而去。

  与此同时,楚真人伸出双手朝前一挡,便有一层巨大的橙色屏障挡在了他和司徒宇凡面前,将那玫红色尽数抵挡。

  但仅仅是这一交手,楚真人的身体后退了数步才站稳。

  可希姑娘却是没有半分获得优势的得意,反而秀眉间更是多了些恼怒:“楚真人,你凌霄宫剑术以进攻为优势,而今你却只顾防御,却不免是太小看我了。”

  楚真人听罢却是摇了摇头,看着希姑娘,眼神中暗含了几许温柔:“希儿,我不会向你出手的。”

  希姑娘却是毫不领情,嗤笑道:“事到如今,还这般惺惺作态作甚!既然你不动手,那么拿命来吧!”

  她将体内真力流转,手中短杖都被玫红色光芒围绕,朝着那楚真人猛地一点,那玫红色光芒就化作一个锥形,锥尖便是朝着楚真人刺去。

  楚真人神情严肃,这一招蕴含了令他感到巨大压力的能量,他从怀中掏出一把两寸的桃木小剑,念了声“疾”,那小剑便化作一把两尺半的桃木长剑。

  他右手持握桃木长剑横于胸前,左手并指一点剑的中穴,橙色光芒猛然爆盛,便交织成一个菱形模样。

  玫红色与橙色两道光芒冲撞激荡。

  楚真人却是再次向后退了好几步,嘴里吐出了一口鲜血。

  但他还是抬头望着希姑娘,眼神包含着诸多感情,良久是一声哀叹:“希儿,看来你真的是想要杀死我了。”

  希姑娘的脸色却是没有半分软下来,反而更是讥笑:“笑话,你当我还是那个软弱的小丫头么?若再不出手,我下一次可就要你性命了!”

  楚真人却是微微摇头,转身对着司徒宇凡说道:“小子,我乃凌霄宫的三长老楚青松,你我相识,也算是一番缘分,我本应助你。但我欠这希姑娘太多,所以不能出手再伤她了。”

  司徒宇凡听完,依旧是不说话,眼睛瞧着楚真人,眼神不由露出几分失望。

  那希姑娘却是不等他们商叙,左手玉葱点在握着的短杖尖端,口中默念法决,似在将真力积蓄,以发出致命一击。

  大火映照之下,如此强袭面前,而那楚真人却不去在乎,解下腰中的深红色酒葫芦,慢慢扬起,一道清澈的细流从那酒葫芦里倾倒下来,他张开嘴巴,酣然畅饮。

  那葫芦中的琼浆落下,溅在他的嘴边,打湿了他的衣襟。

  饮毕,他将那葫芦朝着司徒宇凡用力一抛,大喝一声:“去!”

  深红色葫芦陡然放大,司徒宇凡就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和葫芦绑在了一起,竟是朝着天空飞了起来!

  司徒宇凡几乎是趴在酒葫芦上朝着北方天空越去越远。

  而就在这时,希姑娘的杀招终于是爆发出来了。

  那楚真人在万顷玫红色光芒笼罩着下,朗声道:“小子,到凌霄宫就报我的名号!他日若是有闲,记得给本酒鬼祭上两壶好酒!”

  嗜酒如命的楚青松终究是被那玫红色的光芒给淹没了。

  没有半点抵挡。

  司徒宇凡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朝着他大声呼喊:“老酒鬼!我不要给你祭酒啊,我想和你要一起再次畅饮啊!”

  他稚嫩的声音在空中回荡,也不知酒鬼是否能够听见。

  这一日,龙云城遭受大难。

  司徒家族全族被一伙神秘之人灭门,同时遭遇不幸的还有参与宴会来不及逃走的宾客。

  一时间,整个东胜神州都被震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