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学修仙 > 第二百七十四章白骨骷髅
  此时此地并不是探查乾坤戒的好时机,杜凡不是浮躁之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很快他脸上的喜色便骤然一敛。

  “确实是一枚储物法具,你放心吧,既然你已经助我得到了此物,其内若是真的存在传承功法,我也不会食言的。”杜凡看了郭怀富一眼,神色略缓,语气平和的说道。

  “如此便多谢前辈了。”郭怀富闻言一喜,连忙抱拳称谢道。

  杜凡微微点头,随即面现沉吟之色,就在刚才那丝白光出现后,他心中总有一种不安的念头,此事或许是他多想了,但是修真者这种冥冥之中的感应,让他不得不重视。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出去再说。”杜凡只是略一犹豫,便放弃了立刻检查乾坤戒的想法,单手蓦然一晃,就将那枚淡黄色的乾坤戒收进了腰间储物袋内,打算就此离开。

  “嘎嘎,小家伙倒挺谨慎的。”

  就在这时,一声阴森之极的话语不知从何处传来,声音中仿佛还带着骨头摩擦般的“嘎嘎”怪响,刹那间于整间石室之中回荡开来,让人闻听之下顿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不好,快跑!”杜凡眼角突然一跳,想都没想,身形瞬间晃动,直奔来时洞口处一掠而去,便连半分与之对抗的想法都没有。

  郭怀富只觉自己全身汗毛瞬间倒竖,手脚冰凉,但此时容不得他多想,单足猛的一踩地面,身体刹那射出,紧随杜凡身后狂奔而去。

  不消半刻工夫,杜凡便离开石洞,出现在了外面那间亩许大的石室之中,并往禁制光门那里瞬间冲去,同时单手飞快掐诀,一柄丈许长的深蓝色剑影刹那浮现,大手一挥间,那柄长剑便化为了一道蓝色惊虹直奔光门处呼啸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过后,杜凡脸色不禁一沉。

  他所施展的三级水影剑在碰撞到那扇光门之时,立刻四分五裂,崩溃开来,而那扇光门,只是微微震动了两下,便完好如初的立在那里。

  杜凡心头狠狠一跳,显然在他刚刚来到这里之时,此光门还不具备如此惊人的防御之力。

  直到这时,郭怀富才一脸惊慌的从石洞之中一闪而出,并往杜凡这里飞速奔来。

  “快将禁制光门推开!”杜凡脸色铁青,直接命令道。

  郭怀富也不废话,只是几个闪动便来到了光门之前,双臂猛的抬起,朝着光门中心处瞬间推去。

  可是下一刻,郭怀富心中骤然一沉,此时他的脸色却不比杜凡好到哪里去了。

  “前辈,打不开了。”郭怀富面色苍白,呼吸急促,看了杜凡一眼,嘴角一抽的说道。

  “你让开。”杜凡脸色有些难看,当即双臂一抖,顿时就有两道金色霞光一卷而出,将其双臂瞬间缠绕,很快便传出一阵骨骼碎裂般的“噼啪”声响。

  待金色光芒散去之时,他的双臂赫然已经粗大了数圈有余,宛如钢铁巨臂一般。

  杜凡二话不说,立刻双臂抬起,眨眼间便往光门那里一连击出十余拳。

  当十余团西瓜般大小的金灿灿拳影重叠交织在一起,带着一股惊天气势轰击在禁制光门上时,立刻引起了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巨响。

  巨响过后,光门表面顿时在一连串的“咔咔”声中龟裂开来,宛如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眼看如刚才那等程度的攻击再来两次,此门便会彻底的碎裂而开。

  杜凡心中一喜,双臂挥舞间便要进行下一轮的攻击,可就在这时,光门之上那些龟裂而开的无数裂缝,在此门体表白光蓦然流转过后,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蠕动融合起来。

  不到一息工夫,整扇禁制光门便弥合如初了,再也没有半分破碎之感。

  杜凡心中暗骂了一句,但让他就此放弃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正在他双臂一动,准备一拳捣出之时,却是陡然腰肢一扭,转身的同时,一拳击在了身后的一片虚无之中。

  “锵……”

  一道金属撞击般的声响传出过后,杜凡只觉自己如遭千钧之力,其手臂瞬间发麻,体内气血一阵翻滚,身躯刹那倒射,狠狠的撞击到了身后的禁制光门之上,滑落下来之时,张嘴便是一口鲜血喷出。

  杜凡前方虚空波动一起,一团白光一卷而出,光芒敛去后,现出了一具白骨骷髅,从其体型样式判断,赫然正是里面那间密室中,盘膝坐在蒲团上的那具人形骨架所化。

  只不过眼前这具骨架,更为灵动了一些,完全不像死物的样子,其深深凹陷下去的双目中,有两缕绿焰摇曳跳动,宛如鬼火之瞳一般,异常的森然恐怖。

  “先,先祖?”郭怀富不知何时已经退缩到了石室的角落处,目睹此景之后,虽然他已经被吓得浑身颤抖不已,但还是忍不住脱口喊道。

  随着“咔咔”之声传出,白骨骷髅脖颈缓缓转动,双目绿焰跳动间,望向了郭怀富那里,口出人言,道:“没错,你的身上确实具备老夫一丝血脉,不过像你这种废物,要你何用?”

  白骨骷髅话语传出的同时,其一条手臂对着郭怀富那里蓦然一抬,指尖处立刻便有一团白色光点凝聚而成,眨眼间光芒大盛,旋即一道白色光柱从其指尖上刹那射出,直奔郭怀富一闪而去。

  郭怀富见状顿时魂飞天外,不过以他准炼气期的修为,面对这具实力深不可测的白骨骷髅一击,自然没有抵抗甚或是躲避的资格。

  郭怀富顿时面露绝望之色,在他临死的前一刻,其脑中飞快的闪现一个念头。

  “妈的!早知如此,我还治疗个屁啊!今朝有酒今朝醉才是王道!”想到当初昆吾派中的那些美娇娘,郭怀富的心就是一阵刺痛,还有一丝深深的遗憾。

  “我死不瞑目啊!”郭怀富悲愤欲绝,双目赤红,突然仰首发出了一声凄厉之极的吼叫。

  可就在这时,一道金光凭空一现而出,化为了一把金色小刀,后发先至的激射到了郭怀富面前,与那道白色光柱瞬间碰撞。

  “啪”的一声脆响过后,金色小刀当即崩溃碎裂而开,化为了一片金色纸屑飘洒而下,而那道白色光柱却只是微微一晃,方向略有改动的继续往前方激射而去。

  紧接着一声刺耳尖鸣蓦然传出,就见距离郭怀富头颅仅有数寸远的石壁上,被白色光柱刹那间没入其中,留下了一个手指粗细,深不见底的孔洞出来。

  郭怀富一愣,微微转头看了眼石壁上的孔洞,目光呆滞了少顷过后,立刻双眼一亮,现出大喜之色,猛然起身,抱拳一拜,大声道:“多谢先祖手下留情!”

  闻听此言,刚刚祭出身上最后一张符兵的杜凡不禁为之一怔,不过很快的,他就明白了什么,眼前顿时就是一黑,那是被气的,这家伙是不是傻?!

  “等出去之后再收拾他!”杜凡狠狠的瞪了郭怀富那厮一眼,心中如此想到。

  可现在明显不是计较这些小事的时候,他身形刹那闪动,往白骨骷髅那里欺身而去,同时双臂齐齐挥动,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金色拳影交织在了一起,呼啸间直奔白骨骷髅而去。

  “虽然不是筑基境,不过你这副身子骨修炼的还不错,神识之力也达到了筑基期的标准,只是修为差了一些……

  老夫的时间已经不多,只能勉强的用上一用了,日后再寻找其他合适的肉身吧,嘎嘎。”白骨骷髅不再理会郭怀富,而是双目绿焰一闪,望向杜凡,口中嘎嘎怪叫。

  面对杜凡的惊天攻击,白骨骷髅仿佛毫不在意,目中绿焰闪烁间,好似露出一抹讥讽之意,竟然真的不躲不避,任由铺天盖地的金色拳影轰击在了自己的骨架之上。

  下一刻,以白骨骷髅为中心的方圆丈许内,顿时产生了一股金色的能量光爆,巨响滔天,火星四溅,金光交织狂闪,迸发出了一道道刺目金芒。

  几息过后,金色光芒一散而开,一个完好无损的白骨骷髅从中一走而出,“铛铛……”几声过后,就缓缓的走到杜凡面前,并对其忽然一咧嘴,露出了里面洁白整齐的森然牙骨。

  见到这一幕景象,杜凡嘴角不禁一阵抽搐,单足一踏地面,身形瞬间倒射而出,双臂齐齐一抖,重新化为了正常大小。

  待他和那具白骨骷髅拉开七八丈之远时,右手蓦然一晃,往腰间储物袋上猛的一拍,一银一青两物刹那射出,被他纷纷抓到了两手之中,赫然是银剑和青棍两件下品法兵。

  既然物理攻击对这具骨架没有多大作用,杜凡便打算尝试法术攻击。

  他心中默念法诀,双手齐齐舞动,顷刻间,就有两道剑影浮现而出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