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巫女选婿 > 233、退亲
  苏老将军冲着左相和左夫人一拱手:“不好意思,让你们看笑话了,先让我处置了家里的小畜生,改天再议两家的亲事。”

  左相慢悠悠亲自提起壶给左夫人添了点茶水,笑道:“我们今天无事,等得起。老将军尽可去忙,我夫妇二人在这等候即可。”反正他今天就是赖上将军府了,三媒六聘,怎么也得把小订给下了,将这门婚事给坐实了。

  旁边的瑞王有些幸灾乐祸,他就爱看左相的热闹啊,忍不住插嘴:“你不急,本王可急,本王还想与曹大人一块上醉香楼去喝两杯呢。”

  曹宁城也点头:“是啊是啊。”

  瞧着这两个巴不得这门亲事不成的人,左相也是头大,偏偏这两货还非要抢着做媒人。

  苏老将军已经顾不上他们了,这丢脸都已经丢到家了,他让祝姑姑把若伊送回后院,也就没有遮掩的意思,直接吼:“苏平,带人去把那小畜生给我捆来。”

  苏平上前拉苏安,苏安一脸的纠结,老太爷,好歹得听他把话说完啊,开口小畜生,闭口小畜生,当着左相左夫人的面,好意思吗?

  “老太爷……”苏安一个劲的朝着苏老将军使眼色。

  “有屁快放,你还想帮着打掩护不成?”苏老将军拿着茶杯就砸在地上,清脆的杯子破裂声格外的尖锐。

  苏安将心一横,大声道:“门口是杜家姑娘,她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左大公子的,来求五姑娘退亲,给她与孩子一条活路。”

  整个大厅寂静了。

  良久,曹宁城才道:“你没听错?”

  苏老将军的歉意变成了怒意,他冲到左相面前,一把将左相拎了起来:“说,怎么回事?”

  左相满脸诧异地看向左夫人。

  他知道夫人突然将杜夏儿母女送走,并且清理左泽文的院子必定有因。他一直以为是杜夏儿投怀送抱被夫人发现了,才会做出这种激烈的举动。

  可是他千万没有想到,杜夏儿真的爬床了左泽文的床,而夫人却竟然会把这么大的事瞒着他。

  夫人这是想干嘛!

  是想背着他处置杜夏儿,抹平了这件事。要抹平也抹得彻底一点,留下这么个坑人的东西做什么。

  还是想让左泽文享齐人之福,先瞒着哄着将军府把五姑娘嫁过去,木已成舟后,再接杜夏儿母子进门!

  左相倒有些庆幸了,还好,杜夏儿在左泽文成亲之前把这事闹了出来。要是等左泽文与苏五姑娘成婚之后,杜夏儿再抱着孩子找上门来,那左家与将军府必定成仇!

  左夫人强忍着没有晕过去,她太清楚了,自己就算是晕过去也于事无补。

  她起身道:“老将军,我这就出去解决之事。”

  “高明。”瑞王瞥了一眼左相,拱了拱手:“本王真是自叹不如,差点又被你给骗过去了。”

  左夫人一下子羞红了脸,恨不得地下有个洞能让她钻进去。

  “解决?”苏老将军眉头一挑,飞快的做出了决定。

  他松开了抓着左相衣襟的手,还替左相整理好衣领,瞪着虎眼道:“不错,左夫人是应该出去与杜姑娘好好谈一谈,你们杜左两家的事与我们将军府有何干,别败坏我家五姐儿的名声。”

  左相轻叹了一口气,他听懂了苏老将军的言下之意,事已至此,他也无话可说,只得顺着苏老将军的意思往下说:“那我与夫人也不打扰老将军了,日后我请上老将军,瑞王爷,淮阳候他们一起到我府上一醉方休,就当赔罪了。”边说着,他从自己的袖子里取出了五姑娘的庚帖递给了苏老将军。

  左夫人的脸色苍白,上前抓着左相的胳膊,“不,不要。老将军,请你放心,这事我一定能处理得妥妥当当的,绝对不影响五姑娘半分。”

  “妥当,什么叫妥当?”瑞王总算是找到能打击左相的机会了,嘲讽道:“妻贤妾美?做不到就别许诺。”

  左夫人不死心,道:“五姑娘担了个被退婚的名头,将来……”

  一直信守承诺的左相过了半辈子被自己的宿敌给打了脸,当下有些挂不住了,他怒甩开左夫人的手,喝道:“胡说八道什么呢。杜家的姑娘与五姑娘有何相干?虽然我曾经起意想要替文哥儿订下五姑娘,那也只不过是说说而已,老将军并没答应,别随便攀咬上五姑娘,污了五姑娘的名声。”

  左相掰开左夫人的手,坚定的将庚帖递了过去。

  苏老将军很满意左相的上道,飞快的接过庚帖收入怀中,赞许的拍了拍左相的胳膊,大笑道:“左夫人,以前结亲只不过是当年我们几个胡扯的玩笑话而已,你可别当真。”

  “就是就是,左夫人可别担心五姑娘的亲事了。启明啊,你知道的我家李川可不比左大公子差,至今为止,他身边连个贴身丫头都没有。而且我府上孙儿多,李川就算是嫡长孙,开府另居或者入赘将军府也没问题。”淮阳候趁机向苏老将军表了一下心意。他的举动惹来了大厅里所有人的白眼。

  不过,也仅是白眼而已,没有人拆台了。

  左家已经踩到了苏家的雷区,再完半点机会,左相也不再强求,结成不亲家,他也不想成仇。

  瑞王更是清楚康靖居心不良,与六姑娘之间有暧昧,想脚踏两条船,他是绝对不会帮着儿子祸害五姑娘的。

  曹宁城也清楚,自家的曹阶老将军看不上,曹阶对五姑娘也无心,与李川根本就没有一拼之力。

  苏老将军瞪了趁火打劫的淮阳候一眼,催促着左相夫妇:“杜家姑娘的事你们还得早点处理,这天寒地冻地别在我府门口冻出个好歹来,外面可是人多口杂,到时候被人诬赖到我将军府上可就麻烦。”

  左夫人现在恨不得活撕了杜夏儿。

  这些人的话她如何听不出意思来。左家与将军府的亲事已经黄了!不管以后左泽文娶谁,都与苏家没有关系,府外的杜夏儿要是乱说什么,将军府是要将这笔帐记在左府的头上的。

  五姑娘还真不愁嫁,庚帖才拿回去,淮阳候已经是迫不急待的当着他们这些人的面就提上了。

  杜夏儿,都是那个杜夏儿害的。

  她以为毁了苏家这门亲,她就能进左家的大门,哼,这次她绝不会心软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