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曾照彩云归 > 衰了摔了
  日暮时分,宫人们都在未央宫中忙进忙出的。他们有的在着急膳食问题,有的在纠结未央宫的布置问题,有的在忙活唐昭彩的装扮问题……一时间,未央宫,好不热闹!

  唐昭彩则一脸无语,把心中所想的十分了当地问了出来:“大婚时,怎么不见得你们如此繁忙,不就是侍个寝嘛,何必如此兴师动众。”

  一位资历比较年老的嬷嬷,很是无奈。大婚那日,他们这些宫人可都忙成狗了,场面还能不热闹?嬷嬷心里有小情绪,但面上还是笑了,很是耐心地边帮唐昭彩装扮,边解释道:“皇后娘娘,您有所不知,天穆历朝历代以来,皇后的第二夜若还被皇上召寝,这便足以证明帝后的琴瑟和谐。所以,这帝后的第二夜,尤为重要。娘娘,可别忘了,这宫里头还有个秦妃呢!”

  唐昭彩汗颜,这嬷嬷的意思是她要学会争宠?此时此刻,唐昭彩觉得穆衍之不行的说法,真的有待考证了。

  “皇上,很喜爱那秦妃?”

  唐昭彩不经意的一问,令嬷嬷一脸难色。

  “嬷嬷,本宫问你话呢!”

  “皇后恕罪!老奴在宫中已久,也不曾见皇上对哪位女子,那么迷恋,唯独这秦妃。她也不知使个什么狐媚手段,刚进宫便被封了妃,而且还让皇上日日流连于漪兰殿。”

  唐昭彩听是这么听着,可是她一点儿也不在意。毕竟,这版本,她都不知道听了多少回了。她淡淡地“哦”了一声,便不再问些什么了。因为那是别人家的事,与她无关。

  夜渐渐拉开了帷幕,唐昭彩穿着薄如蝉翼的鹅黄色轻纱,与一干宫人在宫门前恭候穆衍之的大驾。

  “哈欠……”唐昭彩低头看了一眼自个儿暴露的打扮,心里无限感慨,她这当的是皇后,还是青楼头牌呀?

  不行,她要换件矜持点的衣裳,她是好人家的女儿,不是什么狐媚子。

  唐昭彩行动快于思想。她立即转了个身,前脚刚迈出,好巧不巧地皇帝老人家驾到哩!刘公公的尖细嗓子一叫唤便将唐昭彩给叫衰了,真的是给叫摔了。从此,唐昭彩四脚朝天的模样成了穆衍之的饭后笑料。

  “皇后娘娘,您没事吧!”

  众人在唐昭彩华丽丽摔倒的声响中,回过神来,忙问道。

  唐昭彩好想骂人。这些宫人们哪,有这闲心问她好不好,还不如先扶她起来。

  但靠人不如靠己,唐昭彩刚想自个儿爬起来,抬头便与穆衍之的视线相撞,这真是流年不利呀!

  穆衍之这厮,今晚穿着月白色锦袍,头戴白玉冠,腰间的铃铛流苏随风“铃铃”作响,一把精致的璞玉扇由他修长的手指捏着,轻轻摇动。他就这么站立在唐昭彩的面前,儒雅的笑着。

  月色正好,美男在前。不管怎么样,唐昭彩都该高兴的。但此时此刻,她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大哭一场。凭什么,穆衍之高高在上,她却趴在地上……

  “皇上,皇后娘娘的披风……”

  刘公公觉得是该将披风交给穆衍之的时候了。这皇后娘娘趴在地上久了,总会着凉的。

  穆衍之从刘公公手上接过一个香檀木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去一件雪白色的狐裘,大手一挥,便盖在了唐昭彩娇小的身躯上。

  穆衍之蹲下,细心地将狐裘的系绳绕过唐昭彩美好的脖颈,亲力亲为地绑了一个蝴蝶结。然后,将唐昭彩轻轻一个翻身,平稳地抱在怀里。

  唐昭彩懵圈了。这么近距离地接触,听着穆衍之规律的心跳,她小脸微红……

  “皇后,朕知道你今晚摔倒是因为着急见朕,当然……”穆衍之看了一眼怀里春色无边的女子,勾唇一笑,“当然你今晚如此的美,也是为了朕。尽管皇后做什么都是为了朕,但朕对于你在众人前衣裳暴露地摔倒了的事,还是很介意。因为这么好的你……世上只有朕,也只有朕,才能拥有!”

  唐昭彩一身冷汗,一阵哆嗦。穆衍之你丫的,还要不要脸了?而她又被调戏了?衣着不整,她的错?摔倒了,她的错?

  对于这些问题,唐昭彩很是认真地思虑了一番,觉得摔倒这事还真是她的错……近日琐事繁多,武艺都已荒废,以至于她被一小石子给绊倒了,实在丢脸。

  穆衍之把唐昭彩放在床边坐着,然后对她左瞧右瞧,令唐昭彩好生不自在。

  这时,穆衍之眉头一皱,便从怀里掏出一瓶子,打开盖子,从中刮出一搓白色的药膏,修长手指便往唐昭彩的胸前而去……

  事情总是那么突然,唐昭彩猝不及防,只觉得胸前一阵凉意,惹得她浑身僵硬。一回神,便条件反射地将一双有着茧子的小手环抱在胸前,灵眸中怒火滋生,十分不满地问道:“你干嘛?”

  穆衍之一心在唐昭彩摔倒导致的伤痕上,倒是没注意到男女有别,即使他们已成婚了。于是,穆衍之十分尴尬地解释道:“皇后,你受伤了。朕这是在帮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