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云疏 > 第二百二十九章
  话说贾母王夫人去后,姐妹们复进园来吃饭。那刘老老带着板儿,先来见凤姐

  儿说:“明日一早定要家去了。虽然住了两三天,日子却不多,把古往今来没见过

  的、没吃过的、没听见的都经验过了。难得老太太和姑乃乃并那些小姐们,连各房

  里的姑娘们,都这样怜贫惜老照看我。我这一回去没别的报答,惟有请些高香,天

  天给你们念佛,保佑你们长命百岁的,就算我的心了。”

  凤姐儿笑道:“你别喜欢,

  都是为你,老太太也叫风吹病了,躺着嚷不舒服;我们大姐儿也着了凉了,在那里

  热呢。”刘老老听了,忙叹道:“老太太有年纪了,不惯十分劳乏的。”凤姐儿道:

  “从来不像昨儿高兴。往常也进园子逛去,不过到一两处坐坐就来了。昨儿因为你

  在这里,要叫都逛逛,一个园子倒走了多半个。大姐儿因为我找你去,太太递了一

  块糕给他,谁知风地里吃了,就起热来。”

  刘老老道:“妞妞儿只怕不大进园子。

  比不得我们的孩子,一会走,那个坟圈子里不跑去?一则风拍了也是有的,二则只

  怕他身上干净,眼睛又净,或是遇见什么神了。依我说,给他瞧瞧祟书本子,仔细

  撞客着。”

  一语提醒了凤姐儿,便叫平儿拿出《玉匣记》来,叫彩明来念。彩明翻

  了一会子,念道:“八月二十五日病者,东南方得之,有缢死家亲女鬼作祟,又遇

  花神。用五色纸钱四十张,向东南方四十步送之大吉。”凤姐儿笑道:“果然不错,

  园子里头可不是花神!只怕老太太也是遇见了。”

  一面命人请两分纸钱来,着两个人

  来,一个与贾母送祟,一个与大姐儿送祟,果见大姐儿安稳睡了。

  凤姐儿笑道:“到底是你们有年纪的经历的多。我们大姐儿时常肯病,也不知

  是什么原故。”刘老老道:“这也有的。富贵人家养的孩子都娇嫩,自然禁不得一些

  儿委屈。再他小人儿家,过于尊贵了也禁不起。以后姑乃乃倒少疼他些就好了。”

  凤姐儿道:“也是有的。我想起来,他还没个名字,你就给他起个名字,借借你的

  寿;二则你们是庄家人,不怕你恼,到底贫苦些,你们贫苦人起个名字只怕压的住。”

  刘老老听说,便想了一想,笑道:“不知他是几时养的?”凤姐儿道:“正是养的日

  子不好呢:可巧是七月初七日。”刘老老忙笑道:“这个正好,就叫做巧姐儿好。这

  个叫做‘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姑乃乃定依我这名字,必然长命百岁。日

  后大了,各人成家立业,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遇难成祥,逢凶化吉,都从这

  ‘巧’字儿来。”

  凤姐儿听了,自是欢喜,忙谢道:“只保佑他应了你的话就好了。”

  说着,叫平儿来吩咐道:“明儿咱们有事,恐怕不得闲儿,你这会子闲着,把送老

  老的东西打点了,他明儿一早就好走的便宜了。”刘老老道:“不敢多破费了。已经

  遭扰了几天,又拿着走,越心里不安了。”

  凤姐儿笑道:“也没有什么,不过随常

  的东西。好也罢,歹也罢,带了去,你们街坊邻舍看着也热闹些,也是上城一趟。”

  说着只见平儿走来说:“老老过这边瞧瞧。”刘老老忙跟了平儿到那边屋里,只见堆

  着半炕东西。

  平儿一一的拿给他瞧着,又说道:“这是昨日你要的青纱一匹,乃乃

  另外送你一个实地月白纱做里子。这是两个茧绸,做袄儿裙子都好。这包袱里是两

  匹绸子,年下做件衣裳穿。这是一盒子各样内造小饽饽儿,也有你吃过的,也有没

  吃过的,拿去摆碟子请人,比买的强些。这两条口袋是你昨日装果子的,如今这一

  个里头装了两斗御田粳米,熬粥是难得的;这一条里头是园子里的果子和各样干果

  子。这一包是八两银子。这都是我们乃乃的。这两包每包五十两,共是一百两,是

  太太给的,叫你拿去,或者做个小本买卖,或者置几亩地,以后再别求亲靠友的。”

  说着又悄悄笑道:“这两件袄儿和两条裙子,还有四块包头,一包绒线,可是我送

  老老的。那衣裳虽是旧的,我也没大很穿,你要弃嫌,我就不敢说了。”

  平儿说一样,刘老老就念一句佛,已经念了几千佛了;又见平儿也送他这些东

  西,又如此谦逊,忙笑道:“姑娘说那里话?这样好东西,我还弃嫌!我就有银子,

  没处买这样的去呢。只是我怪臊的,收了不好,不收又辜负了姑娘的心。”

  平儿笑

  道:“别说外话,咱们都是自己,我才这么着。你放心收了罢,我还和你要东西呢。

  到年下,你只把你们晒的那个灰条菜和豇豆、扁豆、茄子干子、葫芦条儿,各样干

  菜带些来——我们这里上上下下都爱吃这个——就算了。别的一概不要,别罔费了

  心。”刘老老千恩万谢的答应了。

  平儿道:“你只管睡你的去,我替你收拾妥当了,

  就放在这里,明儿一早打小厮们雇辆车装上,不用你费一点心儿。”刘老老越

  感激不尽,过来又千恩万谢的辞了凤姐儿,过贾母这边睡了一夜。次早梳洗了,就

  要告辞。

  因贾母欠安,众人都过来请安,出去传请大夫。一时婆子回:“大夫来了。”老

  嬷嬷请贾母进幔子去坐,贾母道:“我也老了,那里养不出那阿物儿来,还怕他不

  成!不用放幔子,就这样瞧罢。”众婆子听了,便拿过一张小桌子来,放下一个小枕

  头,便命人请。一时只见贾珍、贾琏、贾蓉三个人,将王太医领来。王太医不敢走

  甬路,只走旁阶,跟着贾珍到了台阶上。早有两个婆子在两边打起帘子,两个婆子

  在前导引进去,又见宝玉迎接出来。见贾母穿着青绉绸一斗珠儿的羊皮褂子,端坐

  在榻上。两边四个未留头的小丫鬟,都拿着蝇刷漱盂等物,又有五六个老嬷嬷雁翅

  摆在两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