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们算颗葱 > 二十一你像坨粑粑
  天气毫无征兆的热了起来,这是在我在我醒来的时候才发觉的,睡着睡着起来就一身的大汗淋漓。像在梦里大哭了一场,把自己哭成了一个泪人儿。我心里暗自嘲笑那些玩命减肥的人们。又是吃药又是绝食的,非要把自己折腾的死去活来,结果只甩掉区区几斤肉。在瞧瞧哥们我,什么也不用干,就光睡觉就能轻松的烧掉几千卡路里。非羡慕死那帮子人不可。我睁开睡眼迷蒙的眼睛抓着蓬松的头发打开门。一股热浪铺天盖地的涌来,地球发烧了!外面的太阳大的出奇,恨不得把人们全烤成羊肉串。现在我才相信温室效应是真的存在的。我顾不得洗脸刷牙,当务之急就是先降温。

  一楼院子里坐着三三两两的阿姨大妈们不停的喝着凉水,摇着小蒲扇。那属于婉约派的做法。我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七分裤。冲到自来水龙头那里,满满的接了一盆凉水,倾盆而下,从头到脚把自己淋了个晶晶亮,透心凉。这才能彰显我们豪放派的风格。

  房东大婶看着我这样当场愣在那里。我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对房东说道:“甭担心,我们年轻人,身体棒着呢!”然而房东的态度却显然不那么友好,怒气汹汹的就训斥我道:“我担心的是我这个月的水费。自来水不要钱啊,你们这些小年轻用什么东西的大手大脚的。好像自己家似地。你也不想想看我每个月才收你们多少钱房租啊?就你刚才这一盆水,够YNGZ那些干旱地方的人民群众吃多少个月的啊?”

  房东最后一句话说得确实有道理,但也有失偏颇。我仔细计算了一下我盆的大小还有容积,得出一个结论。就这些水显然不够干旱地区群众一天用的。她说的实在很夸张,还好几个月呢。就我这点水,都不够青蛙喝一个月的。

  想归想,但我还是得承认错误。要不然房东就会一直不停的唠叨下去,比新闻联播还要烦人。到时候搞不好冰岛的火山喷发,西北地区的土地沙漠化问题都能赖到我的头上来。

  但我实在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严重到了一个什么程度,只好诚恳的对房东道歉道:“真的是对不起,我耽误了全国的抗旱救灾工作。”

  我刚准备进门,企图摆脱房东大婶的唠叨。就听见一个女的跟人家打听道:“您好?请问林川跟盛小武还住这里吗?”

  我不待人家回答就冲陈静然喊道:“在呢,在呢,我不就在这儿嘛!”这丫头什么眼神儿啊?我不就光个膀子吗?脱了马甲她竟然就不认识我了。陈静然今天穿了一套灰色的连衣裙,头发就简单的扎个马尾,显得很低调。全然不像上次我们看见的那样花枝招展,她戴了一副很大的墨镜。拖着一个行李箱。一副明星范儿。

  我叫她先在门外等着,我进去换套衣服就出来。不一会儿我换好衣服,就开了门。我一边拿着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向陈静然问道:“你今儿怎么这副打扮啊?还带个行李箱。是不是又要移民了,过来跟我们道别的。”陈静然没有回答我的话,径自走进我们的屋子里,坐在床上一言不发。我才发现今天的她有点不对劲,沉默了好一会儿。陈静然开口跟我说道:“有烟吗?”我把一盒香烟丢给她,她抽出一根,深深的吸了一口。吐了一个优雅的烟圈,接着摘下了墨镜。

  她的眼睛被打的充血且浮肿,脖子后面还有很深的抓痕,我想象不到谁能对一个女孩子下这样的狠手。但我能从作案手法上判断肯定是一个女人干的。我终于明白了陈静然为什么带着一个大墨镜了。墨镜这玩意还真挺好用的,他能让外界看不出来你的任何表情跟神态,用来遮羞人家还以为你酷酷的。面子里子都保全了。看来一个物品的用途绝不仅仅局限于物品本身价值上面。例如丝袜,人家说女人穿上丝袜征服男人,这是物尽其用。但男人头上套上丝袜却能征服银行,这才是质的飞跃。

  “谁干的?”我发现自己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陈静然显得很淡然,似乎一切都在她预料之中。我也没有在接着追问下去,有些事情到了人家想说的时候自然就会说的。就跟母鸡下蛋一般道理,人不说闷得慌。鸡不下憋得慌。

  “你这附近还有房子没有,帮我张罗下。我在这没什么朋友,只好过来麻烦你们了”陈静然说的很平淡。我却能感觉到她话里的凄凉。平时的衣着光鲜,风光无限下面其实是一个很孤独的个体。很孤独很孤独。连最起码的朋友都没有。这也印证了一个道理,上帝是公平的。但这样的公平落到陈静然这样一个女孩子身上就又显得很不公平。

  “林川呢?”我回答她:“跟朋友出去了”。老狗每个周末都会跟新认识的女孩出去吃饭,据不完全统计,他交过的女朋友手牵手站成一圈的话,能把附近那个公共厕所环绕三圈。关键这厮还特别喜欢得瑟。有一次还一脸欠抽的问我道:“你说小武,我就纳了闷了,为什么那么多女孩子老师跟一群苍蝇一样围着我打转呢?”“可能你长得像一坨粑粑”当时的我没好气的回了他这样一句。

  据他自己说他每次都是认真的。但每段感情往往在天黑之前都会无疾而终。我猜想要么是老狗不认真,要么就是那些女孩不认真。

  “是女朋友吗?”我点头默认,接着又摇头否认。老狗的情感,乱七八糟!谁也礼不清楚头绪。我向来对他的私生活不感兴趣。其实说到底是嫉妒,这混蛋哪找的这么多女朋友啊!我不想在老狗个人情感方面继续深究下去。就陈静然对说道:“你先将就在这里休息一下,房子我事情交给我了,我出去买点菜,顺便给你带点消炎药”说完我就起身,陈静然抬头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我走到门口。她突然开口对我说道:“小武,你跟林川都是好人。谢谢你们!真的。”我转过头给了陈静然一个微笑。心想现在做好人的是我,关老狗屁事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