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歧路 > 第十章梦的编剧
  “把钥匙藏在梦里,这是真的吗?”

  “的确是真的。”

  “这tmd也太神奇了。”

  “恐怖组织得到消息后,就开始寻找这七把钥匙。开始的时候,他们摸不到门径,

  甚至听到了一些误传的消息,于是就有了开始他们窃取别人梦境的事情。到后来,他们发现那个教授还另有一张画,这张画上画着七个人的形象。”

  “我们没有这七个人的形象,只能被敌人牵着鼻子走了?”

  “是的,不过敌人的最终目的是获取人意识的秘密。只有得到了那副地图,才能知道秘密藏在何处。”

  “那现在?”

  “现在需要你进入光头李的梦境阻止他们拿到钥匙。”

  “那么钥匙又藏在什么地方呢?”

  “这个就不知道了,他们也不知道。不过大家都知道钥匙上写着‘天地不仁’四个字,那就是真正的钥匙了。”

  “那我现在应该马上去,说不定他们已经找到钥匙了。”

  “好,不过去之前,你需要带几个人。这次你面对的敌人不止一个,所以需要帮手。”陈画正要开口

  文化,却看到老头做了个制止的手势。

  “嗯,好想接个吻啊。”

  “啊?什么?!”陈画没想到老头这么变态。

  “玩笑而已。”老头笑道,“做神仙太累了,有时候需要开开玩笑,用来放松一下。”

  陈画做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出来。”老头挥了一下浮尘。在老头面前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女子——确切地说,是个女孩儿;老头对半跪在地上等待领命的女孩儿说:“现在你将功折罪的时候到了。从现在开始,你要权利辅佐梦主陈画,听他调遣。”

  “是,梦神。”

  那女孩儿向陈画施主仆之礼,“愿听主人调遣。”

  “赵小窝?”女孩儿听了惊讶,抬头一看,“陈画?”原来这个女孩儿就是陈画的同学赵小窝。赵小窝本来是看不起陈画的,视他为懦夫。此时知道自己以后要听他调遣,心里感觉不是滋味。

  “老头,这是咋回事?”

  老头一捋胡子,说道:“赵小窝本来是梦主宫殿的一名丫鬟,但她触犯了某些纪律,所以废了她的超能力,把她贬到人间。”

  又说:“既然她愿意辅佐你,就把超能力物归原主吧。但愿你以后好好做事。”说罢,一道闪光从老头手里飞出,然后洒到小窝身上。小窝的变化从外表看不出,但她的眉心多了一个奇怪的符号,陈画使劲用眼瞅了瞅,感觉像是一把剑。小窝此时从眼神到气质,都散发出战士的感觉。陈画没想到的是,小窝居然是“梦中人”。“梦中人”怎么会来到现实世界的?真是奇妙。

  “谢梦神,谢主任。”赵小窝纵有千般不愿,此时也要唯“陈画”马首是瞻。

  “还有,”老头说,“到了光头李的梦境中,是需要地图的。”

  “梦也有地图?”“对,如果没有地图,你就会迷路。地图也是你的特异功能之一,到时候会在你手掌上出现。人员调遣,除了赵小窝外,其他的人随你便了。但总数不要超过三个。”

  “靠,总数三个,还随意调遣。”陈画想。

  陈画正想出发,而且也往前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一事,回过头来问:“如何进入光头李的梦境?”

  老头哑然失笑道:“我差点忘了这事了。”说着,在空中点了一点,上面出现一个大黑洞,仿佛空气被撕开了一个伤口一般。

  又说道:“你从这里进入便可。出去的时候,你从地图上寻找出口便可。”说完,老头掏出一块纸巾擤了擤鼻涕。

  陈画进去之前,把小特也带上了。

  刚进入光头李的梦中,陈画便看到了天安门,又看到了一个旅游团,前面一个人拿着一面小旗,后面跟着一大堆人。

  正看着,一辆轿车向他们疾驰而来,一路鸣笛不停。陈画等人这才发现自己站在路中央,吓得忙躲到一旁去了。

  “我们不是进入光头李的梦中吗?怎么来到了天安门?”

  “主人,这就是光头李的梦。之所以会出现天安门,应该是光头李想去天安门旅游了。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

  陈画一想,他以前来过北京,知道该怎么走,因为不需要地图。而且,这里有地铁,来来回回很方便啊。这么一想,他觉得自己可以带领大家往前走了。他刚往前迈了几步,只听小特喊:“主人,小心。”

  陈画听到一阵轰隆声,以为是哪里在敲鼓。

  “看上面。”陈画根据小特的提示,抬头一看,一道河流从远处“飞”了过来,其气势恢宏,震撼人心。他不由得想起了李白的诗歌,“黄河之水天上来”。现在虽然不是什么黄河之水,但比黄河之水更令人震撼。

  天上的那道河流距地面有三层楼高,面积覆盖整个天空。波澜壮阔。地面上的人,瞬间变成了海底鱼。

  天上的河流“行驶”了大概有三分钟,才消失在远方的天际处。周围的一切安然无恙,站在高处的人居然没被“水”冲走,不但没冲走,衣服也不见沾湿。

  “这里怎么会有这种奇景?”陈画捂着被吓得心跳加快的胸膛说。

  “这里的一切都是光头李的梦境,既然是梦,它就反映光头李的想法。也可以知道它曾做过什么。”

  又说:“比如刚才在天上飞的‘河水’,它代表着光头李那方面很强……”

  “那方面很强,哪方面?”小特当着小窝的面,哪里能说得那么直白?现在只能对着陈画挤眼睛。陈画“哦”一声,算是明白了“那方面”是什么意思。

  小特继续说道:“他有过不止一个女朋友。梦里的东西,有的是直接想法,有的是象征。”

  “那我们现在应该去哪儿?”

  “我想我们应该去光头李的梦主宫殿,钥匙说不定在他哪里。即便不在他那儿,也可以让他们帮忙寻找。”

  “他也有‘梦主宫殿’?”

  “任何人都有,只不过只有只有少数几个人可以使用自己梦里的资源。”

  “那其他少数几个人都有谁?”

  “这个我也不知道。”

  “给你吃块巧克力吧。”陈画看着被冷落一旁的赵小窝,心中不忍,于是借“巧克力”和她搭话。

  赵小窝本来心中不满意她这个主人,但既然是主人,就不能明显地违抗命令。她现在要做的是,阳奉阴违,消极怠工。

  “谢主人。”赵小窝说道。

  陈画转身又问小特:“那‘梦主宫殿’又在哪里?”小特伸出手掌一看,说:“梦主宫殿离这里有三公里远。主人,你跟着我走就行。”陈画又说道:“你叫我陈画就行,不要总是‘主人主人’的了。”

  “那怎么行?”“你不这样叫,我很不高兴。而且,这是命令。”

  既然是命令,就不能违抗,小特沉思了一下,说:“那我叫你‘陈主’好了。”

  陈画一听,有点陈后主的感觉,不过他看小特有些为难,只好答应了。

  陈画又说:“有件事很奇怪,为什么我无法把汽车招呼出来?”小特说:“光头李目前的梦境限制了现代的一些东西。现在我们只能使用工业革命之前的东西。不过,我们可以飞啊。”

  陈画一边飞,一边看。周围的一切混乱不堪,也搞不清是蛮荒时代,还是古代,亦或者是当代。蔚蓝的天空有时候在脚底下,有时候是在天上。连绵起伏的山脉无序地排列着,而且还四处乱飞,他们在空中飞的时候,还要躲避这些巍峨大山。不一会儿,他就看到这样一种奇观,一只鸟正在吞食太阳。“幸亏没有车,就算有车,也没法开。”他心里想。他还看到了农作物在天上生根发芽。

  “咦!那里怎么还有个梦编剧宫殿?”陈画看到一座漂亮的宫殿从他眼前掠过,宫殿上面的牌匾上写着“梦编剧”三个大字

  “梦里也有编剧?”陈画问。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