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歧路 > 第十二章红颜知己
  陈画通过和她交谈,得知她叫蝶恋花,当然他也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名字。和蝶恋花聊起当代的事情,没想到她什么都知道。

  “公子一定很好奇,我是个古人,为什么会知道当今的事情吧?”陈画点了点头。此时有一个花朵落到她头上,不知是因为梦里是深秋,还是那朵花已经老去。落到她头上的花并不枯萎,这样却给蝶恋花增加了许多妩媚。陈画不想提醒她。

  “其实在梦里,你看到的事情,未必是真,也未必是假。就像我现在穿着古人的衣服,言谈举止都是古人的行为,但我却不是古人。我们在梦里,各司其职,有的在梦里扮演恶鬼,但却不是恶鬼;有的扮演好人,但却不是好人。而且,今天是什么角色,明天也许就是另一个角色。你说,我们是不是和演员一样?”

  其实,不管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每个人都是演员,大家今天扮演这样的角色,转身就是另一个角色。

  陈画问道:“人不可能每天都做梦,那么不做梦的时候,你们都做些什么?”

  蝶恋花笑了笑,那种笑,就仿佛蝴蝶落在了花朵上一般,非常美,“公子想知道这些,何不留在这里多看看?”

  两人交谈了一些事情,发现双方都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而且见解大体一致,交谈内容包括文学,心理学等等。

  “你觉得当代文学作品的水平如何?”陈画问。

  “不好。”

  “哦?当代作家获大奖的已经越来越多了,怎么会不好?”

  “依小女子之见,现在的文学作品,表现得不是很含蓄,思想不够深邃。作者过于直抒胸臆。”

  “直抒胸臆不好吗?作者敢讲真话,是社会发展好的表现。”

  “我们先不谈发展得是否好。但是文学作品讲真话就是好?谁不会讲真话?无非‘你’是名人,讲真话,别人听得见;‘他’不是名人,讲了真话,别人也不知道。文学作品不是比谁讲真话。好作品是思想与艺术的结合。真话往往隐藏在假话里面,或者是通过象征方式表达出来。”

  陈画点头同意道:“你说得非常好。现在的一些人,觉得作品只要一描写农民的事,就是好作品;只要一写百姓的事,就是贴近百姓生活……”说到这里,陈画感觉口有点干,于是抿了一口茶。

  蝶恋花接着道:“只是他们所谓的贴近百姓生活的作品,只不过描写了很多表面的东西。有些读者当然也只相信眼睛看到的一切,不会用‘心’来读。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好作品自然不朽。”

  因为两人一见如故,谈了许多事情,太阳也渐渐偏西——在梦里居然有这种自然现象,也非常罕见。四角方桌上的茶水也忘了喝,凉了很久了。

  蝶恋花继续说道:“其实,大道理人人都会说,但做却是另外一件事。就像人人都说,不要相信一个事物表面上的好坏,但实际上仍然相信。有句话叫,听其言,观其行吧。”

  说到这里,陈画听到背后一阵山崩地裂的声音,紧接着就是龙吼的声音。他转身一看,心肝差点被吓得碎了,但在美女面前,一向担心的他,平添了勇气。

  那是一条巨龙,身子长得不知有多少万丈,它看地上的东西就跟看蚂蚁一般。巨龙喷出一口气,然后伸出爪子向陈画抓去……

  光头李此时躺在病房里不省人事,除了鼻息尚存,没丝毫死亡迹象。医生也是束手无策。

  光头李的母亲在他身边哭个不停,父亲叹着气来回转圈。一会儿,母亲对着父亲说:“你也不想个办法,来回转圈有用吗?转得我头都晕了。”

  作父亲的停下来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