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歧路 > 第十七章威胁
  “你在召唤超能力吧?”那个制服他的蒙面人说。

  “你怎么知道?”陈画没想到这个人居然知道超能力,心头一惊,知道遇到对手了,看来对方不简单啊。

  其实那蒙面人只是随口一说,不知道什么梦的超能力,没想到一句玩笑话戳中了这小子的痛点。其实他们背后的木棍子,是女蜗赐给士兵们的一种神器,目的是为了防止不测。没想到今天派上用场了。

  蒙面人听陈画这样惊讶,知道这小子的本领不小,如果没有这根短棍,平常功夫根本对付不了。

  这种木棍神器,本来是限制各种超能力的,难道这个女蜗知道陈画他们这些人?那这个女蜗是否就是传说中的女蜗?

  这个陈画无从得知。陈画给三头怪物设置的圆圈很快就被蒙面人解除了。

  蒙面人本想把三头怪物杀掉,但一想,今天有陈画这个额外的收获,说不定能给头头带来更多的信息,于是决定把两个人都押回大本营。

  而陈画在想,真有女蜗这个神?莫非历史课本的传说不是传说?这个人类的万物之主是什么样?难道如传说中的人身蛇足?正在想着,突然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他醒来时,就被紧紧地绑在一棵树上,在离他不远的一棵树上,绑着三头怪物。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喊着伴随着擂鼓,格外震耳欲聋。那些喊着要杀他们的人,身上除了在腰上围了一圈树叶外,几乎全身赤裸。他们肌肤黝黑,头发蓬乱,目露凶光,前额突出,嘴唇很厚,看着像一群野人。他们每个人都举着一根用木头做的枪,大概有二三百人。

  天色像他们的皮肤一样黝黑,所以四周不得不燃起火把。

  他们正在卖力喊着,队伍突然从中间劈开,让出一条路来。一个人沿着这条“1”字路走了过来。

  陈画认为来的人肯定是女蜗,可能真的如传说中用蛇的足走路。

  但当这个人从远处来,从逐渐模糊的一团变得越来越清晰时,陈画至少看到,这个人不是女的,而且也没有蛇足。这个人出奇得身材魁梧,长着正常人的两条腿,步伐有力地向前迈着。

  当这个人逐渐靠近时,火把的红光照在他脸上,陈画看清这个人脸部线条粗阔,两颊有力地向外鼓出,络腮胡几乎把半个脸埋没。一双凌厉的眼神埋藏在黑浓的眉毛下。他穿的不是什么兽衣,而是一身干练的牛仔服。头发像金毛狮王一样向外洒出,颇有一种彪悍之气。

  这个人手中的短鞭忽然像液体一般流动起来,然后逐渐变成一根全身黝黑的短棍。现代人?未来人?还是外星人?

  “你就是陈画?”这个人用短棍指着他的鼻子问。

  “你就是传说中的女蜗?”

  “哈哈……”因为大笑,这人脸上的络腮胡须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感觉。“是的,我就是女蜗,但不是什么传说中的女蜗。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这个自称女蜗的人,用短棍在陈画的视线内“画”了一个圆圈,好像逗弄苍蝇一般。

  “我叫陈画。”“我知道,捡重点的说。”“女蜗”眼睛里透出针尖般的凶光,语气里显出不耐烦。“陈画”这个名字手下的人已经告诉他了,无需多言。

  然而,知道一个人的名字在不知道这个人的来历之前毫无意义。譬如有叫张四的,然而生活中叫张四的不计其数,但是每个张四都有他的背景,他的故事。这些故事和背景构成张四这个名字背后的意义。

  “我是大学里的一名学生。有一天,有个人说要带我去梦里玩一玩,开始我不相信可以去梦里玩。后来他真的带我去了……”

  “住嘴!”女蜗说道。他已经看出这个小屁孩儿在编谎话。他能看出他编谎话,并不是用什么x光扫描出来的,而是一眼就能看出。因为还是那句老话,人的眼睛不会说话。但是某些有历练的人,眼睛也可以说谎。他知道这小屁孩儿并不擅长编谎话。会说谎话的人,你往往很难觉察出来,只有你上当了才知道。有说谎话能力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天赋,就像一个人天生就有演戏的天赋,不需要培训,保持自我而又演什么像什么。另一种就是通过后天磨练出来的,是阅尽沧桑后的一种沉淀,是迫不得已,是生存法则。

  而陈画哪一种都不是。他是那种编出谎话连自己都不信的人。编谎话的人往往编得连自己都相信。编谎话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你又怎么能骗别人?

  陈画的话言不由衷,心中发虚,说话有些结巴,眼睛不敢正视女蜗。这些女蜗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女蜗举起手中的短棍,“来啊,把那个三头怪物杀了。”

  陈画一听,心想这怎么行,他救了半天,就这么容易被他们一刀砍了?可是他想动也动不了,超能力也发挥不出来。陈画冲着女蜗大叫:“他们也是人,你为什么要杀他们?你造出他们来,就要为他们负责。还有,你是不是掌握了造人的秘密?你这样做,是犯了反人类罪的。”

  就在他大喊大叫声中,三头怪物被拉出去砍了。三头怪物临行前,看了他一眼。那眼里有感激、有愤怒、有后悔,感情非常复杂。陈画当然不敢看他。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不说,连你的小命也没了。”这一刻,陈画意识到死亡的威胁,他还从来没想到过死是怎么一回事,死神就降临了。人生面对很多事情

  的时候都是没准备的,任何困难都不是你准备好了它才来,否则就不叫困难了。

  但他觉得他得镇定,不能让敌人看不起。再说了,他还没有死,蝶恋花还在等他。

  女蜗当然看出他的恐惧,于是嘴角往上一翘,表示出一种蔑视。潜台词当然是,面对死亡,没有任何人不怕,更别提你这个小屁孩儿了。

  “你到底是谁?”

  陈画的恐惧忽然被一种力量灭掉,代替它的是一种“忘却”,“似乎没有这回事”。这种感觉就像是乌云遮天时,突然被阳光所笼罩,是那么刺眼,和让人猝不及防。

  女蜗心里当然很震惊,但他老于世故,脸上除了一丝一闪即没的变化,还是那种威胁的表情。

  “你为什么叫女蜗,你的目的和梦境的秘密有多少关系?”陈画虽然勇气可嘉,但处世经验毕竟不足,以至于女蜗动了杀心。

  “看来,是留你不得了。”女蜗说。说完,女蜗反而转身退出。

  陈画以为没事了,没想到他走出几十步后,向手下们喊道:“把那小子解决了吧,我可不想脏了自己的双手。”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