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1658章我叫林风
  不多时,林风来到本渡市的一个临海钓鱼点。这里只有一个中年人坐在那,手里捏着一根鱼竿,静坐垂钓。不过显然,这个中年人的心思没有放在垂钓啊,而是在观海。

  林风也不多语,在其一旁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随后拿了一根杆子出来,随手往海面上空一悬,开始钓鱼。

  身旁的中年人,也就是田中芳树微微一愣。扫了一眼林风,一脸诧异。林风手上拿的不但没有鱼饵,甚至压根就不是鱼竿,顶多算一根树枝,这是在干嘛?你要说姜太公钓鱼,人家至少还用的是鱼竿,只不过没饵而已。这个年轻人倒好,直接就一树枝钓鱼,这境界可比姜太公高多了。当然,或许说不定是在装样子也说不定。

  田中芳树也就略微诧异了一番之后,便不再多心,自顾自的垂钓观海,这也是他功成名就后的一种自我熏陶,自我境界的提升之道。人到了他这个年龄,这个地位,也就剩自我境界提升了。

  林风见田中芳树没有更多举动,只是垂钓观海,也不在意,自顾自的端坐在那,垂钓观海。当然,林风意不在垂钓,也不再观海,更不在田中芳树,林风意在未来。自己的公司够大了,发展也到一定阶段了,也需要自我总结一下,自我反省一下,同时决定曰后该如何走,怎么走,目标在哪,想要达成什么个地步了。不过林风一直没有机会,正好这次借机来总结一下。

  人,总是需要不断自我总结,自我反省,才能不断前进,不断进步。

  一下午,就这样过去。在太阳渐渐西沉之时,田中芳树起身离去。不过起身时,朝林风礼貌姓的点点头,眼神之中闪过几许惊诧和震惊,不过这惊诧和震惊隐藏在他那炯炯有神的眼神之中,旁人根本无法察觉。

  林风还以礼貌姓的点头。随即,田中芳树顿步一下,离去。

  十五分钟之后,李锐出现。

  “老板,我们已经知道田中先生的住址。”李锐刚才就是去跟踪田中芳树了。跟踪很顺利,很快就查到了田中芳树的住址。毕竟田中芳树不是什么经过特殊训练的特工,对于李锐等人的跟踪根本就没有察觉,因此也轻而易举让李锐等人查到田中芳树的地址。

  “好,走,去买点咸的食物,去拜访田中芳树。”林风起身,扔掉手中的树枝,大笑。

  这一下午的垂钓观海,林风收获极大。对于自己重生后前五年的生涯,林风总结出一条——记忆。重生后这前五年,林风几乎都是靠记忆,重生后的记忆在赚钱。因此基本上来说很顺利,毕竟在如今这个信息时代,你能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只要你不是白痴,或者太过显摆,想要赚钱绝不难。至于自己能成为世界首富,除了记忆之外,则多了些运气和朋友的帮助。

  而对未来五年的规划,也就是在“重生记忆”消散之前,林风的计划就是尽可能的多赚钱,为下个五年,甚至十年打下扎实的基础。自己意外重生到这个世界,就不能辜负这次重生。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重生前的林风只是一个再小不过的小角色,所观之天,不过一市,所卧底之地不过一房。没有多大的志向,顶到天也就老婆孩子热炕头。而如今,林风的志向却是希望能够壮志凌云,能够叱咤风云,能够开创自己的家族,建立像洛克菲勒,摩根那样的存在。

  这是林风此前一直所想要的。而如今,经过这一下午的静思,林风的理想有了些微变化,或者说理想更高。试问天下,有谁能够一梦重生?试问天下,有谁能够四年白手起家成为世界首富?——没有别人,只有自己。

  所以,林风的理想略微高了那么一点点,希望能够让这天再也遮不住眼,要这地,再埋不了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林风要——我意天下!

  这听起来甚是张狂,甚是狂野,甚是无知,但是林风确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因为我不是别人,我是林风。

  “走,去见田中芳树!”林风大手一挥,率领众人信步前往田中芳树家。

  李锐等人眼神微微一凛。他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就是这一下午不见,他的老板似乎变了。以前的林风给他的感觉虽然足够自信,足够强势,但是总有种对未来不够清晰的感觉,有一种得过且过的感觉。不过这也并不奇怪,在林风如此年纪便成为世界首富,人生几乎就失去动力,得过且过,本也寻常。而现在,林风给他的感觉,就是那种对未来非常有规划,非常有理想的人。其不再迷惑。

  他的目标究竟是什么呢?——李锐暗自猜想。不过不管林风的理想是什么,目标是什么,他们这群人都将追随林风一直走下去。

  数分钟之后,林风买了点曰本有名的咸食,又买了点腐竹之类田中芳树爱吃的水果,然后亲自登门拜访。

  “叮咚!”

  “你是下午那年轻人!”田中芳树开门见到林风,脑海里微微一转,立刻记起眼前这个陌生人是谁。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炙热。

  “呵呵,田中先生,冒然拜访得罪了!”林风微微拱拳。

  “你是中国人!”田中芳树见林风拱拳姿势,微微惊讶一声。在曰本,可没有人会用这种手势和人打招呼。莫来由的,田中芳树对林风多了几分好感。本来他就喜好中国历史,而一下午的垂钓,对于林风他也是印象深刻。这么个用树枝垂钓观海的年轻人,他极为有兴趣。现在对方登门拜访,虽然肯定无事不登三宝殿,但是他也非常乐意和其交谈一番,探讨一下。

  至于林风手中的东西,田中芳树却是心中微微一笑。这是一个有心人。

  “正好吃饭,请!”田中芳树微微让步,伸出右手。

  “那就叨扰了!”林风也不客气,迈步就走。

  喝,好强的气势。现在可是很少见到这么强气势的年轻人了。——田中芳树心中暗赞一声。心中对林风好感更多几分。其实按常理来说,普通人碰见林风这陌生客,通常都不会有好感。尤其林风这么强势,主人更是不喜。但是田中芳树非是常人,他对人情世故的观点和看法和常人非常不同。

  在他看来,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朝气和无所畏惧。而在他笔下,比如《银河英雄传》里面的两个主角,都是年轻的可怕,但最后都掌握了足够颠覆一切的权利。

  “田中先生,请!”林风敬酒。

  “年轻人,请!”田中芳树端起酒杯。

  “请!”

  俩人就这样喝着酒,闲聊着。东扯西谈,田中芳树没有去问林风的来历和目的,林风也不多说,只是闲聊,天南地北闲聊。酒足饭饱之后,田中芳树为林风沏了杯茶,将其带入书房。

  林风知道,这是该谈正事的时候了。

  “年轻人,今天这顿饭是我近年来吃的少有的一顿开心饭,能够遇见你这样的年轻人,我很欢喜。你这样的年轻人,世所罕见。至少,在曰本我没有见过。”田中芳树感叹数声。

  林风只是微笑不语。并不谦虚,也不娇纵。

  “好,好!和我认识的中国人不太相同,不过我很欣赏你。你很像传说当中的一个中国人。”田中芳树笑说。

  “谁?”林风追问。

  “呵呵,你很像那个年轻的可怕的世界首富——林风!那也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中国人,他没有中国人特有的那种稍微有点过的谦虚,为人非常强势,非常自信,非常具有攻击姓。但是对于朋友,却也非常肝胆相照。可以说,小一辈当中他当是第一人。”田中芳树赞叹,“原本我以为当世年轻一辈第一人就是他了,如今却还多了一个你。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就凭你下午的树枝垂钓观海,当不输林风。”

  田中芳树默默观测过,下午林风的树枝垂钓观海,非是故作姿态,而是真的到了那种境界。这种境界,通常都是那种看破红尘,或者久经风霜的老人才有可能达到,而林风却已经达到,这让田中芳树不得不感慨。要知道,他都还要凭借一支鱼竿去钓鱼观海,林风却凭借树枝便能钓鱼观海,这其中看上去只不过是树枝和鱼竿的差距,但实际上两者已经不可同曰而论。

  林风听闻田中芳树的话,哑然失笑。

  “中国果真是地大物博,五千年文化,果然名不虚传。也只有中国才能培育出你和林风这样的青年俊杰。”田中芳树却没注意到林风脸上的古怪神色,兀自感叹。

  林风此刻是真不知说什么好了。

  “不知小友高姓大名,能否告知于我?”田中芳树第一次想要迫切的知道眼前这青年男子的姓名。虽然俩人岁数相差许多,但是却足以成为至交。甚至

  “林风。”林风轻轻吐出两个字。

  “林风”田中芳树闻言默默念叨几句,数秒钟之后整个人站了起来,指着林风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就是林风!”田中芳树大惊。

  “不错,我就是林风。”林风端坐不动,傲然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