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4.亚姆立扎(二十)
  ——最终的时刻已经到来了。

  时刻将和帕西法尔的决战挂在心头的高尔察克少将浮现出这个感想时,意外的没有任何实感。

  是因为时刻都挂念着舰队决战,真正临阵时反而心态平静吗?还是眼前焦灼的战况冲淡了亢奋?抑或是亢奋到了极致后反而恢复了冷静?

  算了,这些都不重要了。

  “上天也要我亲手做个了断吗?”

  凝望着远方战舰优雅的轮廓,高尔察克嘴角弯成一个狰狞的弧线。

  “那我唯有遵从天命而已。本队,前进!!”

  舰队司令用力挥下手臂,亚姆立札驻留舰队旗舰开足马力航向宿命的战场。

  高尔察克少将很清楚,胜负就在此刻。

  帕西法尔舰队如今确实占据优势,依靠立体斜向的t字横头阵位带来的优势,其可以充分发挥舰队火力,公国舰队则处于一种既不能做出有效反击,试图改变阵位则会遭到敌舰队集火射击的不利状态。乍一眼看去,公国舰队完全处于被压着打的状态。可实际上从到目前为止没有一艘公国战列舰被打沉,而敌舰炮弹消耗激烈这一点来看,恰恰正是帕西法尔舰队开始陷入不利状况。

  制海权也好,制空权也罢,其标志不是占据多少岛屿,占领多少海域和空域,是否将敌军海空力量的标志——主力舰队——予以击溃,才是绝对的硬指标。

  帕西法尔舰队原本的任务应该是将亚姆立札驻留舰队从据点上空引诱走,而不是打舰队决战。对这支仓促间拼凑出来的舰队,不管是人员还是船舰的损失都是难以承受的,正因为有这种限制存在,帕西法尔一直没办法放手一搏,制定和执行更具有积极性和冒险意义的作战计划。他的所谓“奇术”,本质上其实都是为了回避风险而不得不采取的精密计划。

  好的战略战术肯定是简单的战略战术,外行也能一听就明白。但凡很复杂,很高深,不是专业人士就听不明白的,追求所谓标新立异的玩意儿,最终只能导致失败。

  这一点已经被历史反复证明,除了帝国这个妖孽般的例外,但凡喜欢把简单的战略战术搞得很复杂的家伙,最终下场都是被敌人打翻在地。

  身为久经沙场的名将,帕西法尔不会不明这个道理。但手头兵力不足与难以承受任何损失的现实迫使他不得不制定出极为复杂的作战计划。之前针对各补给点的作战是如此,如今对亚姆立札的攻略也是如此。

  他和他的舰队真的很努力了,但有些事情不是靠努力就能克服的。

  缜密复杂的计划,最大的问题就是容错率非常低。只要执行过程中某个环节出现问题就会引发连锁反应,导致整个作战完全脱节,最终失败。

  帕西法尔舰队正处于这种状态之中。

  适才的攻击看似凶猛,却始终未能给予公国战列舰致命一击,更未能击沉哪怕一条战列舰,且自身炮弹严重消耗。一旦战斗陷入僵持状态,缺乏持续战斗力的帕西法尔舰队立即会被打回原形,届时他们只能在被消灭和逃亡之间做出选择。不论哪一种,都是公国舰队的胜利。

  或许有人会说,帕西法尔舰队最擅长的不是开溜么?没能消灭敌方舰队,自己还一堆船被打倒需要去大修……仗打成这幅狼狈样,也有脸说自己是胜利的一方?

  对此,高尔察克可以理直气壮地回应:胜利与否的标准是目标是否达成,帕西法尔的目标是破坏亚姆立札据点,迫使公国延宕攻势,将战争拖入冬季。驻留舰队的任务则是不惜代价阻止其破坏行动。从这一点来讲,哪怕整个驻留舰队被打残,只要亚姆立札据点、整个补给运输系统和物资完好无损,那舰队也算是完成任务。为战争的最终胜利做出贡献了。

  胜负就在此刻,犹豫就会败北,唯有一路向前而已。

  “左舵二十!不要去管那些小苍蝇,目标是敌旗舰!‘苏沃罗夫公爵’号一步也不会后退!”

  主将意气风发的话语很快就感染了整个舰队,受损的战舰或是降低高度或是转向让出空位,让后续完好的战列舰填补空位。随着舰队开始有序的调整队形,一股凝重的气氛迅速扩散朝着帕西法尔舰队压了过去。

  “真不愧是公国海军最强舰队,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不,其中有一半功劳应该算到高尔察克少将头上吧,真是个不可小觑的对手。”

  搁下空掉的茶杯,帕西法尔送上发自内心的赞叹。

  一个出色的舰队指挥官光有才干和权威是不够的,畏惧长官的士兵或许会不折不扣的执行命令,但是一旦遇上混乱,或是失去长官,士兵就会不知所措,很难继续战斗,更不要说维持秩序,自行重组,战斗到最后一息。

  能够让士兵在危难关头坚守岗位,无惧死亡和痛苦,奋战到最后一刻的要素,很大程度是荣誉感、使命感、责任感这些无形的东西。有时候比死亡还恐怖的惩戒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但高压恐怖并不能总是激发人的主观动能,要想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将士用命”,还是要靠那些无形之物。

  主将的人格魅力,恰恰也正是能促成这种效果的要素。

  那个人是值得自己献出生命的对象,在他指挥之下作战,即便战死也是无上的光荣——大致便是这样的心态。

  也就是所谓的英雄。

  皇帝陛下是这样的存在;

  查理曼的圣少女是这样的存在;

  高尔察克可能也是这样的存在。

  “真是遗憾,我只是个随处可见的薪水小偷,英雄式的华丽作战与我无缘。我既不向往英雄,也从未想要成为英雄。我仅仅只是为了不愧对自己的薪水和每天能安稳得喝上红茶而战罢了。”

  搔了搔头发,重新戴好军帽,帕西法尔用轻松愉快的语气说到:

  “通知全舰队,保持与敌旗舰的夹角,如果敌舰后退,就拉升高度,如果敌军前进,就微速后退。总之在保持与敌旗舰的距离或夹角的前提下接战。我们的目标是争取时间,只要拖住敌舰队,我们就已经胜利了一半。剩下的就全看野蛮人联队和运气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