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百年春秋 > 第十一章常山人
  这赵子龙一双好看至极的双眸乱转一通,看着张环他道,“你叫张环?”

  张环一惊,连忙纠正到,“我叫张书诚!”

  赵子龙又斜眼一挑,道,“你不叫张书诚。”

  张环急眼了,“我怎么就不叫张书诚了?麻烦你小声点,我爹还在里边睡觉呢。”

  赵子龙这盯着张环打量了半天,看得他一阵的毛骨悚然。

  这张环不耐烦了,“诶,我说大侠,哦不,赵大哥,你这大半夜的到底找我什么事儿啊?”

  赵子龙依然盯着张环的身上打量,“没事,随便看看。”

  张环心中一阵的莫名其妙啊,这被看得浑身不自在,起身就是要走,“我这也有点困了,先去睡觉了,赵大哥你爱看多久看多久,不用在意我。”

  赵子龙却是一把将其按了下来,哈哈笑道,“哈哈,再坐坐,我看你也不像要睡觉的模样,咱们聊聊。”

  张环心中苦笑一番,只得乖乖坐下,“那不知赵大哥你想聊点什么?”

  张云笑道,“我听说你们是从衡山来的?”

  张环点了点头,“对。”

  赵子龙又道,“我听郡守大人说你爹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可我今天看了你爹许久也没看出他到底厉害在哪,你可能与我说说?”

  张环心中泛起了嘀咕,这老家伙原来还真有事瞒着自己。

  这想了又想,张环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如实说到,“我哪知道他厉害在哪,偷看村妇洗澡算不算?”

  赵子龙脸上抽搐,“偷看村妇洗澡?”

  这张书诚的记忆里可是有不少张春秋偷看村妇洗澡被人逮住让他去领的情形。

  张环狠狠地点了点头。

  赵子龙又问,“还有呢?”

  “没了。”

  赵子龙一阵哑然。

  继而张环起身又是要走,“这实在太困了,恕我真的不能再多陪。”

  赵子龙又是一把将其按了下来,手上力道奇大,张环根本动弹不得。

  赵子龙又道,“其实我想问的不是这事儿。”

  “哪是什么?”

  “我一个朋友在衡山,我想跟你打听打听。”

  张环故意打了个哈哈,一脸困意侵扰的模样道,“那你快说吧,我是真的困了。”

  赵子龙脸上有了一些歉意,拱手道,“小兄弟莫怪我深夜叨扰,我本也是农家出生,初次见到小兄弟便是有了几分亲近,这见小兄弟深夜未睡,挂念起衡山的朋友所以才多打扰几句。”

  张环一脸的不耐烦,“那你快问吧。”

  “不知小兄弟可有听说过马云騄这人?”

  张环这低头想了半天,从未听过此名,就连张书诚的记忆中也同样没有,他摇了摇头,直接回到,“没有。”

  赵子龙神色略有黯然,继而轻轻长叹了口气,双手一拍大腿站起了身来,他道,“既然小兄弟没有听过此人,那便就此算了,我也不多打扰小兄弟歇息了。”

  说罢,赵子龙转身就要离开。

  却是张环急忙叫住了他,“你问了我一个问题,我也问你一个。”

  赵子龙转身,一脸英容,爽朗笑道,“你说。”

  “你可是常山真定人?”

  “正是。”

  三天过后。

  这日清晨,张环至床上醒来,双眼忽地猛然睁开,头疼不止。

  他趟于床上哀嚎片刻,挣扎着起身来,这才发现张春秋已经不在了屋中。

  瞧见屋中桌上放有一碗清水,这立即便是扑了上去狼吞虎咽地喝下,瞬间舒缓了不少。

  张环心中苦闷,心想若是每日皆是如此,那这日子也真是太难熬了。

  忽然张环无意瞥见一屋间的一处角落,只见一只暗黄有些发黑的木匣安静地躺在那里,木匣长四尺,宽六寸,通体是久经岁月的暗黄带着一些乌黑的光亮,若不仔细去看,活像一口小棺材。

  张环对这只木匣并不陌生,衡山到安陵的一千多里路,他便是背着这木匣过来的。

  只是以往他从未有过偷偷打开木匣看上一眼的想法,可今日却是忽然间涌出了一股强烈的好奇心。

  正当寻思到底要不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