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百年春秋 > 第五十章太极金丹
  张环站在茅屋外面,笑笑呵呵地看着那一个胖子追着两个小孩的场景,忽然他伸手捂嘴一阵剧烈的咳嗽,当摊开手掌一看,竟是触目惊心的满手鲜血。

  张环眉头皱起,嘴中喃喃道,“这人下手可真狠啊。”

  待王侯追着那两顽皮道童跑了小半座山后,又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

  张环将血迹在裤腿上轻轻擦拭,笑道,“王师兄,你要追他们应该是很轻松啊,怎么还陪着他们跑上半座山呢。”

  王侯一把扔掉了手里的树枝,丧气道,“追上又能怎么办啊,骂了又不听,打又不舍得打,只能追着吓吓他们。”

  张环耸了耸肩,对这位师兄脾气倒是佩服得不行。不由得又是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时他被人欺负的场景,顿时叹了口气。

  继而张环看着自己先前打量了半天的石炉,问到,“这就是你炼丹的炉子?”

  张环第一眼看见这石炉的时候就傻了眼了,起先觉得这正一观再怎么不济,一个炉子总该是有的,这是个石炉也就算了,结果还是用石头块给堆起来的,这炼丹跟那挖坑烤地瓜有什么区别啊?

  王侯似乎也觉得这炉子有些丢人显眼,“呵呵,师弟你有所不知,当初师傅下山花大价钱扛了一座青铜炉上来的。”

  张环哑然失笑,“那这青铜炉呢?”

  王侯挠了挠脑袋,憨厚地笑道,“给炼炸了。”

  张环瞪大了眼睛,“这炼丹也能把炉子给炼炸了?”

  王侯不以为然道,“可不是嘛,这炼丹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这对火候讲究可是高得很,我炼了这么多年,到现在都还掌握不好呢。”

  张环哑然,“那意思是,你现在都还有可能给这炉子炼炸了?”

  王侯摆了摆手,“这倒不至于,这个我倒差不多能够掌握好了。”

  “差不多...”

  石炉差不多有半人来高,由方块的碎石砌成,有的是漆黑一片,有的却是光亮如新,其原因便是前一个月王侯将那一个石炉炼炸之后图个便宜把那些还能用的炉石又给捡了回来。

  王侯从屋外的一个角落里抱了一堆木炭硫磺出来,还有一堆黑黄黑黄不知名的玩意儿。

  王侯伸头在那石炉里闻了闻,顿时眉头皱了起来,一股尿骚扑鼻。

  张环也同样皱眉,“这炼的丹还能吃吗?”

  王侯道,“童子尿嘛,治病的。”

  张环哑然无语,顿时心中下定了决心,这丹药他是打死都不吃。

  没有筑坛画箓,更没有摆设那些镇邪驱魔的宝剑古镜,今日也不是什么良辰吉日,在外人看来怎么都像是烤地瓜的架势。

  王侯将一堆药材尽数装入一只青铜丹盒中,然后放进石炉里开始加碳加硫磺,点火,一切都是闲情自若,极为熟路。

  而张环却是看得颇为紧张,甚至都还往后退了两步。

  而王侯在火光升起之后,便是进入了全神贯注的状态,对身后的张环是全然忘去。

  张环随口问了句那黑黄色的东西是什么,见其没有回答,便是撇了撇嘴索性退得更远了一些。

  而在此时,张环注意到王侯手上的一些细微动作。

  只见王侯右手一直没闲着,不停往石炉中送入小块的木炭,而左手却是五指摊开,轻轻煽动,动作幅度不大,如小溪流水,缓缓而下。

  张环看得心中疑惑,继而透过石炉上那密密麻麻的风眼看向石炉之中,这一看,他身形一颤。

  只见那不断升腾的火光越来越大,但却是没有一丝火舌能够从那些风眼中窜出,而是在炉中卷起了一道旋风!

  张环看得愣神,这便是炼丹吗?

  如今的张环当然看不懂其中的玄妙,就算是身为炼丹师的王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轻轻在外煽动就能够让石炉中的火焰形成这样的一种可怖模样。

  而若是以后张环掌握了以内力驱使天地灵力,再回想起这样的一幕,他定是会连连咂舌。

  这可是连二品武道宗师都无法做到的内力外御啊。

  在以后,这丹道分外丹与内丹两种,如今这丹道只有黄老教这一脉,而张道陵带出来的这个徒弟王侯,便是要开创这外丹一道了。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整个人都愣住的张环,忽然间身体轻轻一颤回过神来,只见那本是蹲在石炉边上的王侯忽然猛地起身,只听他说出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