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云涌风满楼 > 第五章
  纳兰卿观看着宋怀瑾怀中抱着一筐蔬菜,什么也没说,拉着她回了怀碧峰静渊宫。

  此时的宋怀瑾正跪坐在桌案前的蒲团上听师父训话。

  纳兰卿观道:“我收你为徒,希望你能在此静心修炼,莫要胡为。做事之前务必仔细思虑周到,不要意气用事。从明日起,每日卯正时候到后山竹林找为师修习。不可延误!”

  宋怀瑾点头,想到今日之事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道:“对不起师父,今日之事是我做错了。”

  纳兰卿观道:“确实该罚。但念在你是初犯,便罚你抄写门规五十遍,外加面壁顶半个时辰的瓷碗罢了。”

  宋怀瑾头顶青瓷碗面对墙壁站得笔直,每每想放松一点,就能听见师父警告:“莫松懈!站直些。”仿佛自己肚子中的小蛔虫一样,知道自己的小心思。

  站了不过小半会儿,宋怀瑾就开始东倒西歪,赔笑道:“师父,是不是快到时间了?我能休息会儿了吧?师父,这么重的碗顶在头上我会不长个的。”

  纳兰卿观正在烛光下看书,闻言瞟了她一眼:“不过才坚持了半柱香的功夫,时间尚早。”

  宋怀瑾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师父师父,我真的坚持不了了。我腿好疼!师父师父,我上山又下山的,已经很累了。”见师父抬眼看她,卖乖道:“师父师父,饿了吧?我给您做饭吃吧?”

  偷偷瞥了眼师父,见到师父仍然不为所动,干脆心一横说道:“师父,我答应给您做三百次饭还不行吗!”

  纳兰卿观其实在其实在找到她的时候心中的火气已经消了大半,事后想起来其实也是自己照顾不周,想一想心中还是有点愧疚的。她还这么小,关心她可能还不够。自己等待了她一百年,如今终于失而复得,只想让她平平安安待在自己身边。今日之事一出不知道心中有多么焦急,怕得到的东西再次失去。如今邪教又有异动,怕她再次遭遇不测,想起来都有点后怕。幸亏没因为自己这个做师父的失职而出什么问题,看见她毫发无伤没什么事情,也放下心来。摇摇头无奈说道:“别站着了,明天早晨还要训练,快去休息吧。过两天记着把五十遍门规交上来。”

  纳兰卿观突然想到了什么,叫住她,从袖中掏出一只水滴形状的玉坠,一只手快速翻掌,不知用什么刺破自己手指,滴了一滴血在玉坠上,玉坠原本如白玉一般晶莹剔透突然变得如鲜血一样红,复而颜色又快速淡化,最终变成周身通透的淡粉色。宋怀瑾正看得呆愣愣的,就见纳兰卿观摇腕晃了晃玉坠,瞬间幻化出一条透明的绳子系在玉坠上。

  纳兰卿观递给宋怀瑾让她挂在脖子上,见宋怀瑾不肯接受,解释道:“这个玉坠,捏在手里在心中默念你想说的话,为师可以听到,就可以及时去救你。”

  宋怀瑾看到师父不训自己,还对自己这么关心,心中有点小愧疚。忙谢过师父,接过玉坠,入手一阵冰凉。挂到脖子上,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淡淡的凉意。

  宋怀瑾想了想,看着门口装菜的大竹筐说:“师父等等,我说做饭就一定会做的!我做饭给您吃!”拖着菜筐刚出了殿门又不放心地转头叮嘱:“师傅等我!”

  纳兰卿观看着她离开,笑着摇了摇头。过了不过片刻,宋怀瑾便端着饭菜走进来,在桌上摆放整齐,欢天喜地地说道:“师父师父,你快尝尝!”双眼像朗朗夜空,仿佛有群星闪烁。

  纳兰卿观半晌才拿起筷子,看着她的双眼不忍拒绝,细细品尝起来。自己虽然辟谷修行多年,不需要吃什么食物,但是她做的,一定要吃,看着她的眼睛,像一潭深沉的泉水,倒映着天上的星空。透过星辰仿佛看到了一百年前的她,当时的她奄奄一息,眼神仍然闪亮而坚定,用微弱的声音嘱咐自己:不要管我,快走。

  宋怀瑾看着师父笑,一脸求表扬的模样。

  纳兰卿观看着她,看着她吃饭,看着她一颦一笑,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自己苦等了一百年的女子,就坐在自己对面。当初她为自己付出生命,如今,她重回自己身边,自己有的是时间好好报恩。这就是上天的恩赐。

  吃了饭,宋怀瑾便向师父告退。慢悠悠踱步,玉坠随着步伐摆动,打在锁骨上。回到阁楼中,躺在床上,捏着冰凉的玉坠,翻来覆去睡不着,终于睡着,却有佳人入梦。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