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民老公宠妻1001式 > 第二百零八章 病重
  薛柯炀没有等胡芊茵出来,就自己躺下睡了。胡芊茵出来之后看见的就是薛柯炀背对她,胡芊茵原本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薛柯炀,现在看到这样,她也觉得轻松了很多。&1t;/p>

  第二天,和前一天一样,胡芊茵还是那么度过的。&1t;/p>

  照常起床吃东西去公司,和薛家的人都没有过多接触。在公司的时候,胡芊茵突然接到胡碧晴的电话,她还以为胡碧晴又是给自己说最近的不顺心,谁知道一接通电话,她就听到胡碧晴不停的哭。&1t;/p>

  “怎么了?别哭了。”胡芊茵手忙脚乱的安慰着,胡碧晴哭得很伤心,所以她的心也被揪起来了。&1t;/p>

  胡碧晴抽泣着,想要说话,可是她实在是太伤心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1t;/p>

  “别哭了,快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儿,怎么哭成这样。”她很担心胡碧晴,生怕胡碧晴出了什么大事。&1t;/p>

  好不容易胡碧晴才缓和一下,说:“你快来医院吧,爷爷……爷爷病重昏迷了。”听到这个消息,胡芊茵的手机直接从手中滑落,她不敢去相信这个消息,可是胡碧晴不可能拿这种事情来骗她。&1t;/p>

  慌乱从地上脸皮手机,“在哪个医院?我马上就来。”&1t;/p>

  说着,胡芊茵已经急促的往外走,“第一人民医院,你快来吧。”说完,胡碧晴就挂断了电话。&1t;/p>

  在办公室外面的沈仲盈看到胡芊茵很着急的样子,而且胡芊茵才刚来,怎么又要出去,连忙问:“怎么了?你要去哪儿啊。”不知道为什么,她开始担心起来。&1t;/p>

  因为胡芊茵从来没有这样过,没有在上班的时候离开,肯定是出了大事儿,不然她不可能这么着急的离开。&1t;/p>

  胡芊茵也没有那个时间解释太多,直接就说:“我爷爷在医院,我先离开一下,有什么事儿打我电话就行。”说完,胡芊茵就跑着离开了。&1t;/p>

  爷爷对于她来说很重要,是比父亲还要重要的人。&1t;/p>

  从小父亲就没有给她多少父爱,反而是爷爷一直照顾着她长大,爷爷对她那么好,如今爷爷突然进了医院,刚才她还听胡碧晴说爷爷昏迷了,她更加的担心了。&1t;/p>

  平时爷爷的身体都不错,如今怎么突然就进了医院,还昏迷了。&1t;/p>

  胡芊茵快的赶到医院,找到胡碧晴,不仅胡碧晴在,还有胡跃民一家,看见他们胡芊茵并没有什么感觉,现在对于他们一家,胡芊茵已经是无语了,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爷爷。&1t;/p>

  “爷爷怎么样了?”胡芊茵焦急的询问胡碧晴。&1t;/p>

  胡碧晴哭着摇摇头,说:“不知道,爷爷还没有出来,在家里的时候爷爷就突然晕倒了,一直昏迷着,我们送来医院之后,爷爷就被推进了急救室,现在都还没有出来。”&1t;/p>

  胡芊茵的天仿佛一下子就塌了,她希望爷爷没事儿。&1t;/p>

  爷爷一定要没事儿啊!她最舍不得的就是爷爷,她才离开家几天,爷爷就出了这种事儿,让她怎么想?&1t;/p>

  一样的胡跃民看到胡芊茵一来也没有叫自己,而是直接问她爷爷,这一点让胡跃民非常的不爽,觉得自己被忽视了,况且他还是胡芊茵的爸爸,那人就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1t;/p>

  “芊茵啊,我还在这儿呢,来了也不知道叫一声爸爸?”&1t;/p>

  胡芊茵没那个功夫理他,现在胡芊茵最担心的就是爷爷,哪儿还有心思去关心其他的。焦急的往急救室里面看,可是她什么也看不见。&1t;/p>

  一旁的胡恒曌完全不在意爷爷会怎样,他一直低着头玩儿手机。&1t;/p>

  “你这孩子听不懂我说话?”胡跃民皱着眉头问胡芊茵,他这还活生生的站在这儿呢,胡芊茵就看不见了?胡碧晴都看不下去了,说:“爸,你别闹了,爷爷还在里面呢。”&1t;/p>

  她怎么感觉爸爸来就是和姐姐找茬的。&1t;/p>

  但是胡跃民就是不听,上次让胡芊茵拿钱给自己她没拿也就算了,这次居然还不把他放在眼里,他自然不好受,说:“胡芊茵,我还是不是你爸爸?”&1t;/p>

  胡芊茵很少脾气,但是这次她真的受不了了,爷爷还在里面躺着,但是这人却一直在外面大吼大叫,难不成是她做错了什么?&1t;/p>

  “够了你,你愿意是谁就是谁,我受够了,不想在这儿待,就给我滚。”因为爷爷的事情,所以胡芊茵彻底怒了,如果他不愿意在这儿待的话,可以走。&1t;/p>

  她胡芊茵绝对不拦着,反正一直以来胡跃民都没有为这个家付出过什么,反倒是为另一个女人还有她的孩子付出了不少。&1t;/p>

  从小胡芊茵就没有体会过什么是父爱,如今胡跃民却口口声声说爸爸这个词,胡芊茵觉得很想笑啊,她还真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想的,以为她是傻子,是软柿子?&1t;/p>

  胡跃民有些惊讶,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1t;/p>

  因为平时胡芊茵从来都没有这么跟他说过话,就算是他要再多的钱,胡芊茵也没有说过什么,无非也就是不给罢了,但是这次看样子胡芊茵很生气。&1t;/p>

  胡跃民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立马大声的说:“我是你父亲,这就是你和父亲说话的态度?”&1t;/p>

  他说话也真是不害臊,他也不想想这么多年,他什么时候做过一个合格的父亲。&1t;/p>

  小时候他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长大之后还各种问胡芊茵眼前,完全就是一个混蛋,现在给胡芊茵说什么父亲……真的可笑。&1t;/p>

  如果不是因为爷爷的事情让胡芊茵心急如焚,或许她现在都不会这么愤怒,也不会说出接下来那番话。&1t;/p>

  “父亲?你跟我说父亲?你是胡恒曌的父亲,你是别人的老公,你不是我的,从小你给过我什么?我羡慕别的小孩有爸爸,而我呢?我什么都没有,你把你所有的爱都给你另一个家了,现在跟我说什么父亲?您别逗我笑好么。”&1t;/p>

  胡芊茵皱着眉头,她真的是很想让胡跃民滚。&1t;/p>

  如果不是念在他给了自己生命,自己的血液中流着和他同一血型的血,胡芊茵早就让他滚了。&1t;/p>

  虽然她不怎么怒,但是要知道一个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如果胡跃民再这样,那么她真的不客气了。&1t;/p>

  胡跃民一下子就不知道怎么说话了,刚才胡芊茵说的他都知道,也是对的,可是他的心里面就是没有一点儿悔改。他才不管那么多,现在他的眼睛里面就只有钱。&1t;/p>

  现在对于他来说,胡恒曌才是他最亲的孩子,因为胡恒曌能够帮他拿到胡氏集团。&1t;/p>

  顿了顿,立马就说:“别和我说那么多,如果不是我,你觉得还会有你么?说来说去我都是你爸爸,所以你这孩子是怎么当的?”胡跃民说得自己很有道理似得。&1t;/p>

  “行了爸爸,别说了。”胡碧晴哭着说,现在爷爷还昏迷不醒,她不希望爸爸和姐姐又吵起来。&1t;/p>

  而且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姐姐那么生气的样子,觉得有些害怕。&1t;/p>

  这一次胡芊茵豁出去了,面无表情的靠在墙壁上,一双手紧紧的捏着放在身侧,挑着眉头讽刺的说:“给了我生命?给我生命的人不是你,而是我的母亲,你……只不过贡献了一颗精-子,你以为你是谁?如果不是因为我念在以前,你以为我会给你拿着你想要的东西?”&1t;/p>

  她也不好过的,她一个人默默承受了那么多,有谁知道?&1t;/p>

  谁都只看到她表面上的光鲜亮丽,可是谁知道她私底下多么的辛苦?偏偏胡跃民还觉得她很轻松,就是想给她找麻烦。&1t;/p>

  现在是爷爷出了事儿,他却在这里和自己扯什么父亲。&1t;/p>

  胡芊茵真的是无话可说了,如果有可能她还真是想和胡跃民断绝父女关系,她宁愿自己是孤儿。这么多年了,胡跃民为什么一点儿良心都没有,她从小就没有得到过胡跃民什么东西,但是胡跃民却从她这里得到了很多。&1t;/p>

  所以,胡跃民究竟还想要什么。&1t;/p>

  “胡芊茵,你是不是以为你长大了,翅膀硬了?”胡跃民也被气着了,虽然胡芊茵说的都是实话,可是他就是不爽。&1t;/p>

  胡芊茵没有再搭理他,现在她只想等爷爷出来,然后好好的照顾爷爷。&1t;/p>

  看到胡芊茵完全忽略自己,没有听自己说话,胡跃民更加的生气了,伸手去抓胡芊茵,说:“你这孩子究竟能不能听懂我说话?我是你爸爸,就算我没养过你,我也是你爸爸。”&1t;/p>

  怎么说他都是有理的。&1t;/p>

  胡芊茵也不说话,她现在什么话都不想说了,不管胡跃民说什么,骂她什么,她都无所谓。&1t;/p>

  只要爷爷没事儿就行,她已经累了。&1t;/p>

  胡碧晴伸手去推胡跃民说:“爸爸,你别闹了。”可是却一把被胡跃民推开。&1t;/p>

  “你给我闭嘴,这是我和你姐姐的事情。”胡跃民被胡芊茵气得不轻,直接忘了这里还是医院,而里面躺着的人是他父亲。&1t;/p>

  胡芊茵就听着胡跃民在自己的耳边不停地说着话,可是胡芊茵很累,她累得都不想反驳。最后,实在是听得烦了,才说:“行了,你不累么?”&1t;/p>

  她觉得自己听得都累了,那人还不依不饶的说。&1t;/p>

  说了这么多,她能够听进去的也没有几句,那人不过也就是强调着他是胡芊茵的父亲,是给了胡芊茵生命的人。胡芊茵才不管那么多,她分得清是非,是谁对她好,是谁养了她,她都清楚。&1t;/p>

  &1t;/p>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