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幽天罗 > 三、入门
  一团剑光包裹着两人,在超出凡人肉眼能观察到的高度,向西极速飞去。

  萧离站在剑光里,充满好奇的左右打量,入目的满是变幻无常的云气,被剑光荡开后,又迅速的合拢在一起。申屠长风在旁边默默看着萧离,这小子不但没有一般人乍一上天后的恐慌,反而隐隐有种兴奋的情绪,他哪里知道现在的萧离已非过去他认识的那个表弟,对前世经常坐飞机的萧离来说,御剑飞行感觉上比飞机更加靠谱。这时萧离开口问道:“大兄,刚才那个老道士法术比你高明么,太虚门是个什么门派?”

  申屠长风面色一凝,沉默片刻后缓缓道:“这位前辈法力精深,今日若他恃强凌弱,我却讨不了好去,你也得入他门中了。不过他若用强,自然也会有我门中长辈来对他用强,修真讲究财侣法地,做他弟子对你而言虽然不一定是坏事,但哪里比得上拜入昆仑派,有我照应来得方便?至于太虚门,却无人清楚此派底细。此派中人行事亦正亦邪,并无绝对正邪观念,似乎认为万物皆虚,正邪亦是虚,由于行事神秘,不太入世,所以修真界中此派并无太大名声。”顿了顿,申屠长风犹豫片刻,又补充道:“我曾听师长论及此派虽声明不显,可实力并不比我昆仑稍差,只是功法理念的缘故,行事低调而已。”

  萧离暗自用心记下,今天的遭遇堪称离奇,先是遇到怪异老道要收他为徒,紧随便是失踪多年的表兄带他入门,恍惚如同梦中一般,离奇境况让他打心底绷紧了弦,把听到的、看到的都牢牢记在心中,并如饥似渴的打听关于修真界的消息。

  “大兄,那咱们昆仑派,在修真界中又位于何等位置?”

  “哈哈,此一问憋到现在也不容易。”申屠长风脸上浮现出自得的神情,“修真界门派众多,道路不一,有修佛,有炼魔,有修道,道路万千却殊途同归,并无本质不同。众多门派中,以道门三派,佛门三寺,魔门四宗,左道两山为尊,我昆仑便是道门三派之一,论修道法门,是天下一等一的精深。等你入门,这些自然能明白。”

  “多谢大兄指点,那我该怎么拜入山门?是否需要通过某种考验?”萧离根据自己前世的经验,想当然的认为只有通过各类试炼,方能获得进入山门修道的资格。

  “何须如此麻烦!”申屠长风一口否认,“何况今年的岁验早已结束,你就是想通过考验入门,也过了时间了。”申屠长风取出一粒丹药服下,运功化开,片刻间法力已是恢复了几分,虽然遁行的持续时间并不长,可全力御剑遁行极是耗费法力,若非心下顾忌太虚门道人反悔而急于带萧离回山,他便绝不会如此不管不顾的御剑而行。

  申屠长风将剑光又加快了几分,方才对萧离言道:“我现在修成金丹,有权力带你直接入门,不过若是你修炼无成,那最多也就是在门中呆三年,三年后便需出山门领俗务差事,如此过一辈子了。”

  两人多年不见,申屠长风对萧离的经历也颇为关心,萧离便将记忆中这三年来的经历大体讲述一遍,虽然知道申屠长风关心的并非真的是自己这个冒牌表弟,可萧离仍觉到一丝暖意,半天之后,萧离只觉云气一阵翻涌,剑光裹着二人轰然冲破层层云浪,将接天云气甩在身后,前方再无浓云遮眼,只有隐隐约约的云雾,萧离顿觉胸怀大畅,一座高耸入天际的山峰映入目中,紧接着更多的山峰出现,云雾缭绕,大略观去,可见六座远超其他的山峰刺入云中,而先前看到的那座大峰,又胜过这六峰,耸立群峰中央,山腰层云环绕,峰顶高出层云,仿佛天柱一般。

  申屠长风缓缓降下,两人步行向前,行至一座小木门之前,却见一个小道童立在一旁,申屠长风将魂牌取出,交于守门道童,一指萧离言道:“此乃吾弟,尚未入门,故无魂牌。”那小道童仔细看了看萧离,点头道:“有劳师兄等待,二位请入山门。”

  萧离跟着申屠长风向木门走去,跨过木门的一瞬间,仿佛穿越了一层水膜,再看眼前,与门外的简易已是大不相同,乃是另一番气象,林木茂盛葳蕤,鸟兽飞跃其间,座座宫观隐于其中,时有钟鸣入耳,偶见遁光穿行,萧离心中赞叹,对申屠长风的话又多信了三分。

  申屠长风将萧离用剑光托起,向远处一座山峰遁去,萧离认得正是六座大峰之一,此峰形状怪异,看去似利剑一般,刺入天中,仿佛就要破云遁走。待剑光落下,又有一个小道童迎上来,向申屠长风作一揖,口中道:“申屠师兄,燕长老谕令,你回山后即可去面见于他。”申屠长风道一声有劳,便引领萧离前行,行过峰上大殿,进入偏殿。萧离一入偏殿,便见上首蒲团上端坐一名白发道人,身上紫绶道袍,顶上星辰冠,面前几案上横一柄带鞘法剑。白发道人见申屠长风走入,微微一点头,面上带笑,言道:“长风,此行可顺利,这位小友可便是你要寻之人?”

  申屠长风深深一揖,“回禀师尊,徒儿此行并无大碍,顺利寻得失散已久的表弟,有劳师父挂怀。”

  萧离走上前来,学着申屠长风也是深深一揖,“凡俗小子萧离,见过仙师。”

  这白发道人便是申屠长风的授业师尊,名唤燕起岳,看到萧离,目中神光湛湛,片刻后神光隐去,短短片刻,萧离却感觉浑身上下无一处不被扫过。

  燕起岳微微颔首,道:“不错,与长风一般,道体天成,是天生的修道种子。”萧离二人听得此语,皆是心头泛喜,尤其是萧离,竟有种前世中了彩票头奖的感觉。

  “不过”燕起岳又言道:“汝之资质,并不适合我剑峰功法,我观你体内阳气透顶,长风,你可将萧离带至赤阳峰修道。”

  申屠长风面上一派从容,点头言道:“谨遵师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