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屠狗 > 第九十章百年兴亡一席话
  天子禁城,太和殿。

  整间大殿金碧辉煌、威严厚重,由十二层宽敞开阔的巨大白玉丹陛环绕,远远望去如天上玉京。

  凑近仰观,则可见重檐庑顶、五脊四坡,如大鹏展翅,极具飞动之美。

  每道殿脊之上,皆排列有一十二只镇瓦神兽,此等规格,遍数周天唯此地以及谷神祖殿两处而已。

  论及规模之庞大、等级规制之高,太和殿无疑位居天子禁城诸殿之冠,历来便是天子牧养万民、举行重大朝会仪式的所在,自有浓厚气运笼罩,晴朗天气常隐隐有华光伞盖笼罩、龙虎云气缭绕,凡夫俗子凭肉眼皆可得见。

  即便方才面对灵山天人一剑的赫赫凶威,这座代表周天之下最极致富贵尊荣的大殿,也不曾被掩盖住全部光彩。

  神主出手护佑之后,更是威压尽去、宛如神魔天帝所居的神宫宝殿。

  眼见得青龙金犬拼了个同归于尽,一身金甲在身、独自站在殿前广场上的金戈军机挥了挥手,身后由低到高的九层白玉丹陛之上,如墙般排列的金戈卫甲士依令缓缓退去。

  被这些甲士牢牢护住的最后三层白玉丹陛之上,站满了一大早就赶来参与大朝会的王公大臣,其中既有蟒袍加身的宗室王侯,也有衣朱着紫的宰辅国士,这些超品大员人数最少,零零散散地站在殿门外“太和元气”匾额之下、最高的一层丹陛之上。

  除此之外,更多的则是四品至一品的各级在京文臣武将。其中三品以上最低也是各部侍郎、各州州牧、总兵、禁军都统甚至将军一类的高官,穿绯红官袍,站在第二层。

  四品官数量最多,着绿袍,尽数挤在第三层,这些人中只有部分身居要职的才有资格入殿旁听,其余不过是站在殿外山呼万岁,偶尔被传召入殿奏对,那也是祸福难料。

  三层之中,又有文武之分,宗室与外姓之分,高姓与大名之分,勋贵门阀与选官寒士之分,部堂京官与封疆大吏之分,朝廷与藩属之分,乃至诸多派系掺杂其中,非得常年在在京师这个大染缸里耳濡目染,方能洞悉其中关窍。

  一言以蔽之,等级森严,层次分明。

  “俞达,早上只顾赶路,还没问你,那公孙龙一死,青州的海盐生意,无论公盐私盐,乃至与狄人间的走私买卖,只怕都要大受影响,你该有十来年不曾入京,这回不帮着小孙子坐镇青州水师衙门,巴巴的跑来凑什么热闹?”

  慕容盛身着深紫色云纹银蟒袍,与一位穿海蓝色红日水蟒袍的老人站在一处栏杆拐角,瞧上去极为亲热熟络,似有些私密话要谈,因而左近都是离得远远的,无人上前打扰。

  这些个超品大员倒也不是一味地为了避嫌,实在是两位蟒衣老人的关系极为微妙,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别扭,还是躲远些为好。

  三重丹陛之上自然也有年纪轻的,不认识那位水蟒袍老人,待得老资历的同僚在耳边轻声说出一个名字,立刻也就恍然大悟。

  此刻能站在这里的,无一不是心思剔透、熟习掌故的人尖儿,自然知晓当年西征之后,有人上表弹劾当时的宣威王俞达圈地害民之罪,慕容氏家主紧跟着落井下石,一力主张杀俞达以谢天下,害的好好一位如日中天的异姓王,竟给褫夺了王爵,发配到油水丰厚却注定远离中枢的青州水师,做了个不怎么好听的怀德侯。

  这样两个人见面凑到一起,啧啧。

  “公孙龙是长公主府的客卿,海东帮的事情犯不着我来操心。至于水师衙门……”

  被慕容盛直呼其名,俞达似乎全不在意,说起话来却也不客气:“先皇赎买你家田土的欠款,青州海运这块儿几十年前就结清了,如今水师能捞多少银子、走多少账目,就更不劳慕容家主操心,再说我那孙儿都是当爷爷的人了,哪里需要我给他坐镇?可不比你这个老色鬼,听说才生了个女儿?也不知你那些个儿孙辈作何感想,那个在灵山行走的女娃子愿不愿意认这个小姑母?”

  慕容盛闻言,不由得将俞达再次打量了一番,心道此人曾也是军中万人敌,其后也不知是心灰意懒、刻意避祸还是对外宣称的旧伤发作,生生自神通境界跌落,活到今天已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不复当年英姿。此时一看,这背竟是都有些驼了,更别提好好一个西征副帅宣威王、杀伐果断的人物,如今张口闭口倒尽是家中儿孙之事了。

  他心中感慨,面上却是哈哈一笑:“这就不劳你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若不甘心,大可以如我那孙女一般离家去闯,总不能让咱们这些老家伙早早躺进棺材,给一些个无能守成之辈挪地方吧?对了,我怎么听说,公孙龙有个剑骨天生的女弟子,也是姓俞呢?”

  俞达也是一乐:“老鬼恶毒!依着你的说法,那些个被我这个老家伙生生熬死的儿孙,就都是无能之辈了?你家是圣人门庭,祖上留下来的气运浓厚,挥霍得起,还记得当年西征南讨,慕容家光是战死的宗师就有十三个,我俞家不过是个后起的侯门,可是远远不及喽。”

  说起来,但凡灵感境界以上的人物,若是真愿意安分守己、修身养性,要繁衍出一个绵延数代的大家族那是轻而易举,只是这族中辈分就难免有些纷乱,单看姬室天家只将灵感境以上或是郡王以上的子嗣计入嫡脉,就可见一斑。

  圣人高姓和地方大名之家也差相仿佛,再小些的门阀就更要窘迫许多,举族气运往往大半集于一二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也就成了常态,即便嫡脉,亦不可免,俞达的几个儿子甚至大部分孙子辈,此时都早不在人世了。

  所谓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放在周天门阀之内,便是凭老祖一人的寿数,大致可护佑五代人,之后就要看有没有能承袭家业之人。而这种先天差距,也是高姓大名、教派门阀与平民寒士最大的隔膜所在了。

  两位老人谈笑风生,说出话来却都是带刺,有点儿互揭伤疤的意思。

  只是他二人都是看惯了草木荣枯、风云变幻的人物,忆起这些年生生死死的往事,却都并未显露多少伤感之意。

  慕容盛笑着摇摇头,拿手指点了点俞达道:“打人不打脸,这就是你不厚道了,十三宗师外加玉陵郡大半山林田土,才换来一百三十年漕运海运一成之税利,先不论钱财这等身外之物,单是气运,就亏到天上去了,现在想起来都还心疼得紧!这回西征,我家别说十三个,减去一半都没有,顶多出五个,待会儿就是天子面前我也是这个话。”

  这回轮到俞达盯着慕容盛看了半晌,他嘿嘿一笑:“不给你等世家放放血,哪来我们寒门庶民出头的机会?”

  慕容盛闻言一怔,哭笑不得道:“这话说的,你俞家如今可也是世家了!纵然西征没你青州水师什么事,顶多筹措转运些军需,可也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他说罢面容一肃,稍稍压低声音继续道:“孙道林被天子杀鸡儆猴,唐符节这些人陆续掌握边地军政大权,这下子起码北地的豪族都得老老实实听天子招呼。依老夫看,北四镇和西北四镇能养得起精骑的门阀都要大动,不是入京搁在玉陵、茂陵这些地方给圈起来养着,就是给填到西征的无底洞里去,尤其是那些个搀和进夺嫡里来的,哪个都别想置身事外!只不知,这回又是谁家千百年不烂的铁门槛,要被踩到泥里去啦……”

  “圣人门庭,超然物外,经得起风雨,这些话也就你敢说。”

  俞达叹了一口气:“这也是难免,树挪死人挪活,当年既有戚鼎的老底子绣春卫全员皆殁的惨烈事,也有射雕卫李飞将扎根凉州、由一幽州小族一跃而成大名的风光事,至于公西氏那样的,就更不必说,朝堂诸公嘴上口口声声说彼辈形同蛮夷,心里谁不忌惮?”

  “天子要想驱使西北四镇效死,只怕还真得从禁军和北四镇调派精兵强将过去。你也瞧见了,青州龙额将军东方持国是与我一道来的,他乃太子心腹,只怕这回是要当个表率了。”

  慕容盛点点头,感叹道:“比起先皇大火烹炸的酣畅淋漓,今上小火慢炖一百多年的这锅老汤,可终于要掀盖子了。这不,灵山终于是回过味儿来,立刻就急红了眼喽。”

  俞达深以为然:“二百年前西征,虽然戎人大败,被迫西迁,总体上却是白戎掖讼顺ぃ胛掖笾芩溆行〔梗次薮蟊洌樯阶匀焕恋美砘帷=裆系腔岳矗轿弈瓴徽剑词侨值一ズ摹⑷战ニト酰笾苋涨俊=翊翁熳右∶鹑秩耍羰钦娴木痛嗽炀鸵晃环鹈盘烊顺隼矗踔良Ъ姨烊私璐烁徊健诹樯侥酥列矶嘟堂哦裕⒖叹褪枪叵灯诵怂ド踔辽来嫱龅拇笫铝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