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铜雀楼 > 第一章铜雀少年
  坊间传闻,临安城东街新开了家酒馆,名叫铜雀楼。

  临安城在江湖上并不是最大的城,但铜雀楼却是最大的酒馆。

  铜雀楼全身铜绿固若金汤,七层楼宇直耸云霄,四四方方端端正正矗立在临安城东街,俨然成了临安城的地标性建筑,惹的过往百姓对这莫名其妙出现的铜雀楼都要忍不住驻足观望。

  十月雪,临安城已经连日下了半个多月。原本入冬后的临安城就已经萧瑟凄凉,此时看去,大街上除了三尺多厚的积雪,就只剩下雪了。狂风怒起时,使整个临安城深陷在一片白茫茫中岌岌可危。

  “都安排好了吗?”少年从软塌上起来径自渡到窗边,温润如玉,气质无双。身后宝蓝色发带束着一把青丝慵懒地垂到腰间,只是那一袭白衣裹着他瘦弱的身子衬的他脸色越发苍白。

  他轻抚怀里调皮的白猫,指节分明一下一下滑过白猫柔顺的毛发,白猫便安静地窝进他的怀里不适的伸出舌头舔舐他的手背,一双通红的双眼渗的人心慌。

  “公子放心,青栀都安排妥当了!”名唤青栀的丫头一边答着一边给火炉添上了新的木炭,随后又取来一件貂衣披在少年身上,道:“这里风雪大,公子莫着了凉!”

  “风景很美!”少年淡淡说道,拢了拢纤弱的身子裹紧貂衣。

  中原虽然年年有雪,可这样的雪景他还是第一次见,若不是还有要事在身,恐怕这会儿早携着青栀穿梭在临安城的大街小巷之中了。

  “人都到齐了吗?”少年回到软塌上,把整个身子都陷了进去。

  “收到公子放出风声的江湖几大家都来了,另外……”青栀嗫嚅起来,不知该不该说。

  “怎么,还有意料之外的惊喜?”少年好奇道,整个江湖他想请的人都请了,难道还有漏网之鱼?

  “当然不是惊喜,但也算不上惊吓。”青栀娇俏答道,一边细心地砌上一盏茶给少年递过去,是公子喜欢的满春,她偷偷学了三个月之久。

  “是旻少爷!昨日申时到的临安城,现住在南门君来客栈里。”青栀想了想继续道:“公子要不要前去拜见一下?”

  “不用了,既然来了他会主动上门的。我们时间不多,师傅还在等着我们赶紧回去!”少年呷了一口茶水,眉心渐渐拧成一个结。

  窗外风雪愈演愈烈,狂风肆无忌惮地拍打着窗户,被狂风卷进来的雪花落在温热的房间里瞬间化成水滴散开在地板上。青栀闻声快步走到窗边,小心拉上窗门正要关上,忽然一把飞刀擦着她的脸颊飞过来,“叮”的一声钉进屋里的柱子上。

  “谁?”青栀嗖地抽出腰间软剑,全身戒备!

  等了片刻,窗外除了呜呜低沉的寒风声,就只剩下屋内火炉里滋滋升起的火苗声。青栀赶紧关好窗户,取下柱子上的飞刀,刀尖斜斜插着一张纸条。

  “公子!”青栀弯腰递上飞刀跟纸条,恭敬地立在一旁。

  少年缓缓睁开朦胧睡眼,惺忪间满是病态,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他都全然不知道。他坐正了身子把飞刀放在雕花案几上,才专心地打开纸条。

  “风满铜雀楼,公子好手段!”

  白纸黑字歪歪扭扭落在少年眼里,少年嘴角不由得弯起一个弧度,一扫面上的病容。这不是褒奖的话,但也不像敌人。铜雀楼在江湖上百年内只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师傅,这次是他。他的行踪很诡秘,除去自己放出的风声,江湖上还没有人知道他在临安城,更不知道铜雀楼这次会座落在这里。

  “要不要去查查?”青栀不放心的问道,刚刚那一刀飞过来她居然全然不知,脸颊隐隐还残留着飞刀擦过的炙热。那人武功定然高深,至少轻功在她之上。

  “他还会来的,正事要紧!”

  少年放下手中把玩的飞刀重新窝回软塌里,这种短柄双面开刃的飞刀他再熟悉不过。少年微闭上双眼,很快鼻息声有条不紊的传来。临安城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他还需要再多睡一会儿。

  况且,今晚还有客人要来!

  入夜三分。

  临安城的风雪渐渐小了,入夜后的临安城在大雪的压迫下异常寂静。远远望去,整个临安城如病重老妪,被周身三尺多厚的积雪压的喘不过气。

  空中零星散落的雪花在月光的反射下清冷动人,如果不是往东街方向有一个步履蹒跚的粗布青衫男子,这样的月色雪景还是很养眼的。

  三更声过,打更人早早的锁门回屋,空荡荡的临安城里就只剩下东街的青衫男子了。男子戴着崭新的斗笠,右手拄着一把木剑当拐杖,即使如此他还是深一脚浅一脚寸步难行。

  “咚、咚、咚!”青衫男子无暇顾及落在身上的积雪急叩门环。

  男子站在酒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