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炮灰皇子的谋生手册 > 76.第七十六章
  皇甫华也笑了,笑容明艳华美,贵极风流,“他以前就对你好,也不见你有胆子仗他的势,这好,要来有何用?”

  皇甫容被他说的一怔,下意识反驳道:“那也比对我不好强!”

  皇甫华见不得他反驳的样子,脸上笑意未减,竟有几分温柔之色,朝皇甫容伸出了手,“你这么愚蠢的样子,我都快要看不下去了……”

  皇甫容盯着他的手,没等他话说完,条件反射的就往后退了两步。他小时候没少吃皇甫华的苦头,知他甚深,知道皇甫华越是笑的温柔俊美,下的手就越狠,哪里敢让他真的碰到?

  皇甫华的手落了空,笑容有一瞬间的凝固,不怒反笑,“不识好歹。”

  他干脆不看皇甫容了,转向窦宸道:“七郎,六郎呢?”

  窦宸回答道:“六哥还没过来。”

  窦家的庄子离的近,窦六郎要过来不过是一时半会儿的功夫,只他本身就不是个喜欢早到的人,说来早了像傻瓜,总要等人都到齐了他才会来。

  皇甫华睐他一眼道:“他不过来,你就不知道和家里人打招呼了?”

  这话指责的有些过分,从见面到现在,窦宸还真没找到机会开口。

  窦宸也不恼,面不改色的上前行礼,一一叫道:“表哥,四哥,五哥,大姐。”

  窦四窦五难得没有嘲讽他,和窦绫娘一起都点了个头。

  魏允中看了看皇甫容和窦宸,再看看自己家的大哥,突然觉得魏大郎没那么可怕了。

  “太子和太子妃来了。”周围又有人道。

  中间石阶处的人群分开,众人一齐望了过去,只见当先两男两女,装扮俱是雍容华贵,气度也浑然天成,身后还簇拥着几位宫蛾侍从。

  “原来秦王殿下和太子一起来了!”

  “秦王殿下旁边的那个是谁?”

  “哪个?我看看!咦?”

  “太子旁边的是太子妃,秦王殿下旁边的是……”

  “三公主?”

  “三公主怎么也来了?”

  窦宸早在第一眼就看见了皇甫姣,虽然有些惊讶,但想到她毕竟是公主,太子和太子妃办的宴,她想来当然可以来。

  “三皇姐应该是来找你的。”皇甫容的声音很轻,不过以窦宸的耳力,听的一清二楚。

  “殿下知道?”他问。

  皇甫容没来得及回答,太子等人就走了过来,他只好使了个眼色,和皇甫华一起迎了上去。

  窦宸心头一动,再看过去,正好迎上皇甫姣的视线,四目相接,皇甫姣眼睛微亮,朝他笑了笑。

  “太子皇兄,五皇嫂,九皇兄。”

  “十三弟,十六弟。”

  “十三哥,十六弟。”

  “三皇妹。”

  “三皇姐。”

  一番见礼下来,今天的主角都到齐了。

  太子携着太子妃走到宴客台中央,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吩咐众人进花厅入席,丫鬟仆人们鱼贯而入,众人面前不一时就摆好了珍馐佳肴。

  太子太子妃坐在上座,皇甫真和皇甫华分别陪在左右次席,皇甫容坐皇甫真下首,窦宸和魏家兄弟跟在皇甫容下首,窦家兄妹跟在皇甫华下首。

  依次再往下就是信国公府,辅助国将军府,内阁大学士府,六部尚书府,就嘉侯府,长兴侯府……

  酒过三巡,诸人慢慢放开了拘束,言谈开始热络起来。

  太子笑道:“有酒无歌不成宴,本宫准备了些节目和诸人同赏,必不会让大家白来此趟。来人,上歌舞!”

  座中众人定睛一看,只见花厅门外乌压压进来一群美貌的年轻女子,个个身着紧身大袖的白色舞衣,舞步轻旋,走到花厅中间,站成一个圆圈,乐声同时响起,如清泉流泄。

  曲子用的是古音重编的曲目,加入了鼓乐、琴声和清笛。

  舞女们彩袖飞舞张扬,细腰曼妙灵动,玉足轻踩鼓点,随着音乐悠扬升起,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从外至内,一圈圈向外,一层层盛开,外面的人身体几乎着地,里面的人逐层矮身,露出一直被包围在中间的女子。

  “那是……”有人已经低呼了起来。

  伴舞的女子们如众星拱月,又如花瓣衬着花蕊。

  中间那抹纤纤的身影一身蹁跹彩衣,由双袖遮面到折腰展袖,从静止到灵动,露出一张艳冠群芳的美丽脸蛋,轻然一笑,如繁花盛开。

  “是她!”

  “郑二娘子!”

  “是郑二娘子!邀月楼的掌花娘子!”

  “太子竟然请到了郑二娘子!”

  座中不时传来惊呼声,谁也没有想到,太子竟然请来了邀月楼的掌花娘子郑二娘,这可是平时特意去邀月楼都不一定能见得到的京中名伎!

  不只是年轻的郎君们,连各家的小姑娘都惊喜了起来!

  皇甫真讶笑道:“太子皇兄这是下了大手笔。”

  连素来高傲的皇甫华也道:“只这一支舞,五皇兄办的这场宴,便算没有白来一趟。”

  郑二娘子的舞姿极美,轻盈纤巧,绚丽夺目。

  一声女子清音缓缓启唇而歌:

  “忆昔枝下新罗裳

  潋潋秋水过池塘

  银筝为谁殷勤响

  晚风轻抚低眉妆

  满园秋色绕院墙

  叶叶梧桐落思量

  千山笳鼓和人唱

  悠悠醉卧秋花香……”

  “这是……”魏大郎略有犹疑的道。

  “杜九娘。”窦宸肯定的道。

  魏允中张大了嘴巴,“她也来了?”

  皇甫容眨了眨眼,半真半假的道:“倒是舍得花银子,果然赏心悦目。”

  ******

  有了京城两大名伎惊艳的开场歌舞,接下来的节目也十分好看,众人边看边低声议论交谈,场面十分融洽。

  几个十来岁的小少年在表演剑舞。

  “你们可别小看这些人,他们可不是一般的伎子。”魏允中道。他今天不敢放开了喝,他哥就坐在旁边,因此只喝了一小壶酒,略有醉意而已。

  “难道是二班的?”窦宸说着冷笑话。

  花厅里全是像他们这样坐在一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