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类之敌 > 第九十八章鸿门宴
  大风城妖军虽然退去,但秋水城主仍旧不放心,派出了细作在后跟随,探明敌军动向。直到中午探子回报,妖军已经撤出城外二十里以外,没有任何停留的迹象后,才终于松了口气,相信妖军是真的撤军了。直到这时他才有心情安排庆功,安抚军心。毕竟秋水城虽然守下来了,可总共才一万精兵,一战就损失三分之一,军队的伤亡不可谓不大。所有人都需要一场庆祝犒赏,来抚平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创伤。&1t;/p>

  &1t;/p>

  而他更要为自己损失一个左膀右臂而头疼不已。他知道从司马真暴露真实身份的那一刻起,他就失去了那个忠心耿耿为他出谋划策二十年的幕僚。因为多年前司马真就说过,如果有一天他暴露身份了,就必然要离开,而他也答应了。&1t;/p>

  &1t;/p>

  就在秋水城主唉声叹气的同时,手下人前来报告说6将军来访,他只好放下烦恼召见。虽然战争最后是依靠炼气士决定了胜负的,但他知道自己真正能依靠的仍旧是凡人,尤其是6平生。不多久,6平生一脸惶恐地进来,他从未见过6平生如对惊慌的神情,当他听完6平生的话之后,同样惶恐不已……&1t;/p>

  &1t;/p>

  当晚霞的余晖染红天空,归家的乌鸦嘎嘎鸣叫。秋水城郊外的乡村显得格外宁静,司马真带着陈长空和西门无忌安葬石忠明回来。相比凡人,夜游人的死向来从简,找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将尸体火化成灰装进陶罐里,深埋黄土。夜游人不会保留死尸,更不会保留墓碑。&1t;/p>

  &1t;/p>

  除了防止被妖族利用外,更大原因是夜游人的死亡另有含义。死亡,对于他们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重生。只不过这种重生并非毫无代价,每一次重生夜游人都会失去一些东西,记忆、健康、情感、力量等等。对于他们来说只有沉沦才是终结,否则他们总是像幽魂一样徘徊在人间。&1t;/p>

  所以凡人们才会如此排斥夜游人,既羡慕、又恐惧,偏偏不可得,因为能否成为夜游人,完全是天注定的。&1t;/p>

  &1t;/p>

  太阳终于落到了地平线,天空被染晕成一片通红。陈长空抬头看了眼司夜府的牌匾,他相信随着大风城妖军的退去,司马真跟随他们离开后,司夜府也会再次荒废。因为司马真的打算已经落空了,秋水城虽然守住,但夜游人已经对城主彻底失望,下一次也许就不会再有夜游人如此舍命守城了。&1t;/p>

  &1t;/p>

  “明天我们就继续上路吧。三师弟,你是否要跟城主提前打声招呼?”&1t;/p>

  司马真淡然一笑:“不用。今晚城主要设宴庆功,到时候我正好提出此事,也算对他和6平生有个交代。”&1t;/p>

  陈长空:“这样……”,他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下又道:“等会儿我有事要出城一趟,今晚就不回来了。庆功宴你们跟师父去吧,记得保护好师父。”说着也不等二人回答,竟是快步离去,转瞬间便跃上了屋顶离去。&1t;/p>

  &1t;/p>

  司马真一脸疑惑,还想挽留,却被西门无忌不由分说地拉进了屋里。这更让他不解:“二师兄,大师兄有什么事这么要紧?”&1t;/p>

  西门无忌嘴上满不在乎地说着:“嗨,他不去那不正好么。反正那秋水城主也不见得多喜欢他。咱们哥俩今晚好好喝几杯。说起来,白天跟你联手抗敌,倒是让我大长见识。”&1t;/p>

  &1t;/p>

  司马真见他岔开话题,也不再深究。&1t;/p>

  而西门无忌心里却是知道原因的。今天又到了每个月的那一天了。虽然陈长空没有告诉他这件事情,但是他早就察觉到了。每个月的十五,月圆之夜,这一晚陈长空必然会消失一晚,直到第二天才会若无其事地返回。通常他会提前交代好西门无忌,保护好师父。有一次他实在忍耐不住好奇问了师父,这才知道师兄曾经说的奇遇竟然还有这种后遗症。虽然师兄因为修炼幻梦真法,成为侵蚀者之前已经免受沉沦之苦,却仍旧逃脱不了那恐怖的极乐地狱。&1t;/p>

  当然这件事情他暂时是不会告诉司马真的,毕竟这种秘密还是少一点人知道为好。&1t;/p>

  &1t;/p>

  二人聊了没多久,夜色终于慢慢降临。二人带着还留在司夜府的七个夜游人,分乘两辆马车去城主府赴宴去了。到了城主府时,司马真意外现那个原本与他相熟的守卫竟然不在,问将起来,士兵回答:“临时告假回家去了。”司马真也并未在意。&1t;/p>

  &1t;/p>

  城主府里,秋水城主和6平生早已久候多时,偌大的宴客厅四通八达,足以招待三百宾客,待司马真一干人等纷纷落座仍旧显得十分空旷。随即便有美艳佳人,素纱轻裹而来,一个个素面红唇,娇艳欲滴,摇曳生姿,轻歌曼舞,惊心动魄!&1t;/p>

  &1t;/p>

  清酒红人面,美色动人心。众人即使心中并无邪念,却不妨碍欣赏之心,除了司马真见惯了如此场面,一个个眼珠子都舍不得离开片刻。&1t;/p>

  秋水城主见此开怀大笑,随后起身举杯:“这次秋水城能安然无恙,多亏了众英雄舍命相助。老朽无以为谢,先干为敬!”&1t;/p>

  &1t;/p>

  众夜游人也都不想当众拂他面子,便都举杯痛饮。一时间也算是宾客尽欢。&1t;/p>

  觥筹交错中,6平生也放下往日的架子,一一给每个夜游人敬酒干杯,倒是让众人吃惊不已,要知道前几天夜游人可没少受到他的刁难。夜游人死伤过半,可以说皆拜此人所赐。除了不给6平生脸色的庄玄安,每人都饮下不止三杯酒后,6平生才顶着一张关公似的红面踉踉跄跄回到了座位,并不动声色地朝秋水城主微微点头。秋水城主自然看在眼里。&1t;/p>

  &1t;/p>

  这时,司马真忽然出列,他神情慨然,高举酒杯表达他的敬意:“城主,当年司马真隐姓埋名到此。如今也到了小弟功成身退之时,明日我便要随师父一同离去。这么多年承蒙错爱,小弟谨以此酒聊表心意!”&1t;/p>

  &1t;/p>

  秋水城主与司马真执杯凝望,心思竟然不约而同地回到了二十年前。那时候秋水城主还没有如此地位,后来他是如何在司马真的谋略帮助下步步高升,又如何一次次暗中借助夜游人的力量让秋水城展到今天的成就,又从不在明面上承认夜游人的功劳?&1t;/p>

  时光荏苒,二人都已经花白了头,而他更是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1t;/p>

  &1t;/p>

  司马真举杯干了,却愕然看见秋水城主原本柔和的脸庞,渐渐变得生硬,最后掷杯而起。白瓷酒杯被他狠狠摔在了低声,怦然碎裂,声音刺耳之极,酒水四溅。所有人都被这变故弄得不知所措!&1t;/p>

  &1t;/p>

  摔杯为号!众人脑中都出现了这个字眼。&1t;/p>

  几乎同时,过两百名全副武装的神射手和持剑士兵从宴客厅的四周潮涌而入,将所有人团团围住。其中秋水城主和6平生都立刻别保护起来,藏到士兵之后。&1t;/p>

  &1t;/p>

  6平生也终于卸下了和气的伪装,面色狰狞地下达最冷血的命令:“除了那三人,全部杀了!”&1t;/p>

  直到这时,众多夜游人才恍然现,他们从前引以为豪的力量不知何时竟然一丝也不能使用,仿佛陷入了沉眠。而他们更是浑身酸软无力,昏昏欲睡。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何时竟然中了剧毒!&1t;/p>

  &1t;/p>

  西门无忌第一时间就现了不好,连忙运起全身法力想要抵抗毒性,没想到越是想抗争,反而毒性作的越是猛烈,几个呼吸的时间,他竟是第一个就酒醉昏迷过去,怦然倒在了桌上。&1t;/p>

  &1t;/p>

  司马真眼见情势危急,立刻怒吼道:“住手!神仙醉?你竟然找到了这种毒药来对付我们,你疯了吗?难道你忘了是谁帮助你们守住秋水城的了吗?还有你们,也要是非不分,助纣为虐吗?”&1t;/p>

  秋水城主排开身前的亲兵,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司马真,神情冷漠地可怕,“你们能杀了两个妖将,但你们能杀了妖王吗?为了秋水城的百姓,我别无选择。对不起了,司马兄!杀!”&1t;/p>

  &1t;/p>

  司马真听得震耳馈,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妖王究竟有多可怕!可他更不能接受如此忘恩负义之举!&1t;/p>

  &1t;/p>

  士兵们蜂拥而上,不一会儿功夫,七名身手几乎被废的夜游人尽皆倒在了血泊之中。司马真目睹着如此惨状却没有丝毫反抗之力,他的浑身法力也别神仙醉无声无息中消耗地一干二净。醉倒之前他不由得望向了师父庄玄安,迷迷糊糊中似乎看到庄玄安起身朝外走去,无人阻拦……&1t;/p>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