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他的心上人 > 26.第二十六章
  此为防盗章

  吃过饭之后已经差不多是七点多钟的样子,除了何安然之外,其他四人都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

  告别之后,大家也就互相散去,何安然自然也是由宋珍送回家。

  “现在回去会不会太早了,要不然我们再去别的地方h?”齐俨宁随意的将胳膊搭在周延川的肩膀上。

  周延川收回目光,侧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我就不去了,刚下飞机,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休息。”

  齐俨宁嗤之以鼻,“告诉你安然妹妹也在的时候也没见你说累啊。”

  周延川没有作答,只是将他的胳膊从自己的肩膀上拂下来,齐俨宁看着自己顿在半空中的胳膊,“我看你不是累,而是因为没有安然妹妹,你说是吧,颂谊?”

  何颂谊口罩底下的嘴唇紧紧抿着,过了一会,才听到她的声音。

  “其实我看也算了吧,今天折腾一天也挺累的,过几天就是锦绣就要开机了,趁这个时间段好好休息吧。”

  正说话的时候,何颂谊的经纪人开车过来了。

  “延川,你没开车来,要不然我送你吧。”何颂谊对周延川说道。

  周延川拍了拍齐俨宁厚实的肩膀,“不用了,老齐不是有车吗,他送就成了。”

  齐俨宁笑道:“颂谊,你就早点回去吧,我肯定会把他安全送到家的。”

  “嗯。”何颂谊点点头,然后上了保姆车。

  “走吧,我的周大公子。”见何颂谊的车开远之后,齐俨宁阴阳怪气的对周延川说。

  周延川笑,也不恼,两人也就勾肩搭背的朝齐俨宁不远处的车走去。

  “颂谊,今天晚上早点休息,别忘了明天还有百事可乐tvc的拍摄,要把气色养好一点。”梁琳拿着一个文件夹,文件夹上满满的都是何颂谊这个月的行程安排。

  梁琳的话并没有得到何颂谊的回应,于是她抬头看向何颂谊。

  何颂谊背靠在靠垫上,微微侧着头,双眼无神的看着窗外,脸上也不见往日的神采。

  “颂谊?”

  “颂谊,你怎么了?”

  梁琳声音稍微拔高了几度,何颂谊涣散的瞳孔才重新凝聚起来,她转过头来。

  “颂谊,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梁琳关心看着她。

  “没事,可能就是最近没有休息好,有些疲惫。”何颂谊摇了摇头。

  “那你要注意好好休息,别把自己的身体累垮了,有哪里不舒服就告诉我。”

  “嗯,我知道,梁琳姐,我有些累,想眯一会。”

  “好的,眯一会吧。”梁琳将手里的文件夹合起来放进包里,然后抽出车里随时准备着的毯子给她盖上。

  何颂谊闭着眼睛,但是却清醒的很。

  她现在满脑子里就只有一个人,不是周延川,而是何安然。

  一个离开了七年的人说回来就回来了,让她一下子慌了神。

  七年了,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刚出道的小明星,而是红透半边天的影后,多少人追着捧着,娱乐圈的女人都是什么货色,她一清二楚,所以她也从未将她们放在眼里,但是何安然不一样。

  七年的时间,她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跟曾经一样的容貌,对谁都不冷不热的,若非要说变化,那也就只能是气质了吧。

  清雅。

  这是何颂谊能想到最贴切她的一个词语。

  就像一株兰花,清幽淡雅。

  “何安然,安然妹妹……”她嘴唇轻启,无声。

  *

  宋珍将何安然安全送到家后便离开了,一句话都没有问她。

  何安然想,或许是宋珍还没有反应过来吧。

  结果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等她上楼洗过澡吹干头发准备**睡觉的时候,宋珍的电话就来了。

  她窝进被窝里,接了电话,她开头就来了这样一句。

  “我觉得我可能认识一个假的何安然。”

  何安然有些哭笑不得。

  什么叫一个假的何安然?

  “有话直说。”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何安然估摸着,可能是宋珍在辗转反侧。

  “你跟周影帝他们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

  说真话,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关系。

  兄妹?

  朋友?

  情侣?

  很显然,这三者都不是。

  她上下嘴皮动了动,“没关系。”

  “呵呵,你唬我呢,没有关系齐俨宁跟何颂谊会喊你安然妹妹,还喊的这么亲热?没有关系,周延川会给你倒水?你当我傻子呢?”

  何安然一时没有作答。

  她只是给自己调整了一个更为舒服的睡姿。

  “唬你做什么,真的没有什么关系,你要是非要让我说是什么关系,那就只能说我小的时候在周延川家借住过,而那个时候,周延川齐俨宁何颂谊他们三个是朋友。”

  宋珍被何安然这番话震惊的好几秒说不出话来。

  小的时候?

  借住?

  感情何安然小的时候就已经认识周延川了,这缘分真的是没话说了吧,就这两个影帝一个影后,可不是谁想认识就能认识的。

  “何安然,你真的是一个神人,就你这样,不混娱乐圈真的是可惜了。”

  何安然瞥了瞥眼。

  神人,她可担不起。

  至于娱乐圈,她更没有那方面的心思。

  “我怎么觉得周延川对你好像非同一般呢。”

  “非同一般?”

  宋珍,“是啊,我看他看你的眼神就跟看别人的不一样,直勾勾的,却又诱惑的要命。”

  宋珍的话犹如一颗小石子,轻悠悠的砸进她心里的那片小池塘,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

  下午,到了下班时间,大家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打了一个招呼便也就回家了。

  何安然没有急着走,因为她的画稿还没有完成。

  偌大的工作室里就何安然一个人,她坐的端正,淡淡的灯光照在她的头顶上,映在浅白的素描纸上。

  周围是出其的安静,只有画笔摩擦画纸发出“沙沙沙”的声响以及她清浅的呼吸声。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

  在这个安静的氛围下,手机不适宜的“嗡嗡嗡”震动起来。

  何安然正画的入神,所以对震动的手机不加理会。

  手机又连续震动了好几秒,终于停息下来,但不出几秒,再次震动起来,比前一次更加长久,甚至有一种就跟你死磕到底的感觉。

  何安然不得不停下手中的画笔,看了一眼不停震动的手机,却在她看清手机屏幕上跳跃的名字时,手上的画笔“啪”的一下从手上落下来砸在桌上。

  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周延川。

  她手指颤抖的划过接听键。

  “喂?”

  “在哪呢?”

  那头传来他温润好听的声音。

  “在工作室。”

  “嗯,在那里等我,我去接你。”

  他……要来接自己?

  何安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我大概十五分钟到,听到了没?”

  “嗯,听到了。”

  电话挂断之后,何安然将落在桌子上的画笔捡起来放进笔盒里,画稿收好锁进抽屉里。

  收拾完,关掉了工作室的灯之后她才下楼。

  刚下楼便碰到楼下的保安。

  “何小姐,刚下班啊。”保安热情的跟她打招呼。

  “嗯,是啊。”

  何安然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一边看手机,一边等周延川。

  她正在逛微博,她的微博一般更新的都是她闲来无事画的一些插画,因为画风清丽温暖,所以攒了一票粉丝,到现在为止,也有三十来万了。

  她关注的人不多,就圈里的几个熟识的大神还有自家工作室员工,还有一个悄悄关注。

  点开悄悄关注,列表里就躺着一个微博号。

  周延川。

  她悄悄关注的人正是周延川,戳开他的头像,头像是一个简单的手绘卡通人物。

  一个q版的少年有些不大情愿的抱着一只小金毛。

  而那个少年就是周延川。

  小金毛就是她家的yoyo。

  这是她七年前给他画的,然后给他做的微博头像,只是没有想到,他这个微博头像一用就是七年。

  他的微博平时不怎么更新,除了宣传,几乎没有他的生活照,只是偶尔的发几张他在剧组的工作照。

  周延川说的十五分钟,果然,不出十五分钟,周延川便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已经到了。

  于是她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跟保安说了再见然后朝门口走去。

  出了大楼没多远,一辆黑色的途锐便停在她的身旁。

  玻璃车窗摇下来,周延川朝她招呼:“上车。”

  她见周延川戴着口罩也不敢停顿,打开车门麻溜的就钻了进去,快速关好车窗。

  这要是被狗仔拍到可不是闹着玩的事,到那时,她估计自己得被周延川的粉丝一人一口吐沫星子给淹死。

  何安然上了车之后,周延川才摘掉脸上的口罩,他看着她背挺的直直地坐在副驾驶座上,双手习惯的放在膝盖上,紧紧地……绞在一起……

  “系好安全带。”

  “哦。”她反应过来,赶紧伸手拉安全带。

  原本还挺直的背一下子耷拉下来,有着说不出来的滑稽,周延川忍不住弯了一下唇角。

  “吃饭没?”

  “还没来的及吃。”

  “那正好,我也没有吃,那我们就去你家吃吧,你做饭。”

  何安然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周延川,这人怎么连蹭饭都蹭的这么理所当然?

  “看我做什么?”周延川眉目含笑的望着她。

  何安然的气势瞬间就低了下来,这人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以后不都是看谁都冷冷淡淡,脸上都没有一丝表情吗?

  她埋下头没骨气的喏了一声,“没什么。”

  因为没有抬头,所以也就没有瞧见周延川嘴角一抹得逞的笑意。

  原本她正在房间里做暑假作业,但是却被周延川一个电话给叫过去跑腿,原因是周延川把他的剧本扔在家里了,所以让她送过去。

  天气很热,何安然穿了一件简单的体恤,热裤,脚蹬帆布鞋,手里卷着周延川的剧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