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位面穿越者 > 第60章一人你饮酒醉
  然后跪着给岳不群和宁中则每人都敬了一杯茶。

  礼成。

  “平之,这是一本基础剑法,这本基础剑法是入我华山派必须掌握的基础武学。只有掌握好这一门剑法才能学习我华山派的其它武功。”

  “我知道你也掌握了一些武功,但是在这江湖之中根本不值一提,万丈高楼平地起,所以希望你能够好好练习这门基础剑法,勿要让我失望。”

  “师父放心,弟子定当谨遵师傅的教诲。”

  “令狐冲,你背诵一下本派门规,好教林平之知道。”

  “是,师父。”

  “小师弟,你了听好了,切记不可触犯。”

  “本派戒欺师灭祖,不敬尊长。二戒恃强欺弱,擅伤无辜。三戒**好色,调戏妇女。四戒同门嫉妒,自相残杀。五戒见利忘义,偷窃财物。六戒骄傲自大,得罪同道。七戒滥交匪类,勾结妖邪。这是华山七戒,本门弟子,一体遵行。”

  “好了,平儿你一定要铭记在心,咱们先将你的父母安葬,让你尽了为人子的孝心。”

  “多谢师父、师娘。”

  岳不群在说完话之后就板起脸来,转头看向了令狐冲。

  “冲儿,你这次下山,犯了华山七戒的多少戒条?”

  令狐冲听到师父的话之后内心深处一惊,平时师父都是很和蔼的,但是如若触犯了门规的话,绝对会严惩不贷,决不轻饶。

  令狐冲朝着岳不群跪了下来,然后开口说道。

  “弟子知罪,还请师父责罚。”

  岳不群的脸色变得严厉起来。

  “你明知那姓曲的少女是魔教中人,为什么不将她一剑斩杀?虽说他祖父于你有救命之恩,但是你还看不出来这是魔教挑拨我五岳剑派的手段吗,看不出来这是一个明显的阴谋吗。”

  “自古正邪不两立,我们正派与魔教拼斗了数十年,还未将其铲除,刘正风是何等精明能干之人,可是还是没有逃得过魔教的算计,到头来闹得身败名裂,家破人亡。魔教这等阴险毒辣的手段,从hn回来的一路上,你还没有感受到吗。”

  “可是师父,这魔教之中也有好人啊,其中也有人并非是弑杀之人啊。”

  岳不群听到了令狐冲的话之后,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一众师兄弟也替令狐冲着急。

  “看来你需要静心好好想一想了,从今日起,罚你在思过崖面壁一年。”

  “一年?那怎么行。”

  还没待令狐冲回话,岳灵珊就大声叫了起来。

  “时间这么长,那岂不是会将人闷死。”

  “面壁一年,有什么稀奇,当年你师祖便曾在这玉女峰上面壁三年零六个月,不曾下峰一步。你们谁也不要再说了,我意已决。”

  说完之后,岳不群就摔袖离开了大殿。

  “大师兄。”

  岳灵珊在岳不群走后就来到了令狐冲的面前,泪眼婆娑的看着令狐冲。

  “师妹不要担心,一年而已,况且师妹也可以去看我啊。”

  “乖,不哭,再哭就不漂亮了。”

  “嗯,我不哭。”

  苏秦看到了这一幕,心里有一万只会吃草的马儿奔腾而过。

  “这特么都被罚面壁一年了,竟然还有心情秀恩爱,撒狗粮。难道他们不知道秀恩爱分的快,这个道理吗。

  …………

  阳光再次驱散了黑暗,给万物带来了光芒。

  苏秦感受着略带暖意的阳光,伸了一个懒腰。

  令狐冲现在开始在思过崖上面壁思过了,那么接下来他应该很快就能接触到独孤九剑了,只要令狐冲学会了独孤九剑之后,那么真正的剧情就应该展开了,那才是真正的江湖。

  苏秦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拿起了剑,又开始练起了剑法。

  “叮,第四个任务,习得独孤九剑。”

  苏秦耳边又一次传来了系统的声音,独孤九剑吗,系统可真是了解我的心声啊。

  “是否接受。”

  “咦,系统变得越来越人性化了。”

  “接受。”

  苏秦在练完剑之后就回到了房间中洗漱了一番,然后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了两褐色的坛子,这两个褐色的坛子就是苏秦特意买的白酒,为什么说是特意呢,因为这褐色的坛子上没有任何的图案,也没有任何的包装,就是一个普通的坛子,这是苏秦特地防止这个世界中有人现什么异常所以才特意准备的。

  苏秦拿着这两坛白酒还有一些熟食就来到了玉女峰顶的思过崖上。

  苏秦一来到思过崖就看到了盘坐在山石上的令狐冲。

  “大师兄。”

  “九师弟,你怎么来了。”

  令狐冲见到了苏秦之后也是开心的问道。

  苏秦晃了晃手中的两个坛子,然后又举起了另一个手中的熟食。

  “大师兄,我今日可是特意偷偷爬上思过崖,与大师兄畅饮一番,解一解大师兄心中的烦闷。”

  令狐冲在听了苏秦的话之后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哎。”

  “大师兄,别唉声叹气的了,来,咱们来喝一杯,一醉解千愁。”

  “好一个一醉解千愁。”

  令狐冲身为一个酒痴自然是难以抵挡酒的诱惑,况且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九师弟的酒那可不是一般的酒,那是真正的美酒啊。

  “九师弟,想不到今日你能来看我,我心中真的是很感动,我先干一碗。”

  令狐冲说完以后,就端起了自己面前已经倒满酒的碗,然后一饮而尽。

  苏秦见令狐冲喝完之后拿起了酒坛再次给令狐冲满上,可是刚随着苏秦倒满这碗酒,令狐冲又对着苏秦端起了盛满酒的碗,然后对着苏秦说道。

  “九师弟,我没想到,你刚来几个月我就给你做了一个不好的榜样,我的内心有愧啊,对不起师父师娘,对不起九师弟你啊。九师弟现在我向你赔罪,我干了,你随意。”

  说完,令狐冲又是一饮而尽。

  苏秦无奈只好再次给令狐冲满上。

  “九师弟,你可是不知道,我这次差点让华山派蒙羞啊,我对不起华山派的列祖列宗啊。”

  说完令狐冲又是一饮而尽。

  “九师弟,真的,我真的错了,我对不起小师妹啊。”

  令狐冲一饮而尽…

  “九师弟,我真的错了,我现在都心痛的说不出来话了。”

  令狐冲一饮而尽……

  “九师弟……”

  这次令狐冲连借口都没说就直接一饮而尽。

  苏秦看着自己身旁空荡荡的两个酒坛,然后看着自己从未倒过一次酒的碗。

  苏秦看着脸色有些微红,还有点意犹未尽的令狐冲,苏秦此刻真的想大声的质问他。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喝酒就喝酒吧,你还找借口多喝,找借口勉强也能说得过去,可是你特么的最后竟然连借口都懒得找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