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风语旅程 > 第一百九十四章角斗(1)
  丹妮卡说道:“嗯,麦伦斯不也有很多穷苦人吗?得病了只能扛着,扛不过去就躺在床上等死,贞妮既然要帮助穷苦人,为什么不来帮帮麦伦斯的穷人?你向红十字协会捐赠了那么多,让她过来一趟帮帮家乡的穷人也不过分吧!”

  这又是一个奇怪的命令,艾雪也不敢多问,只能说道:“是,我会尽快和贞妮小姐协调的。”

  丹妮卡点了点头,说道:“好的,这件事要在十月份完成,十月三十一号这一天,贞妮和她的红十字协会必须在麦伦斯。”见艾雪还在那儿跪着,丹妮卡说道:“好了,先起来吧。”

  艾雪有些踉跄的站了起来,刚才那一下跪的挺猛的,现在膝盖都有点儿酸痛,在丹妮卡面前她也不敢揉,只能尽量站直身体,说道:“没问题,我会安排好的。”艾雪和贞妮也接触过几次,这个善良的女孩儿并不是个固执倔强的人,她相信只要自己诚恳邀请贞妮会过来的,现在才九月份,还有充足的时间。

  “对了,你是和海特一起过来的?”丹妮卡淡淡的问了一句。

  丹妮卡的这句话让艾雪双腿一软,又跪下了,连忙说道:“不是,不是,我们是进入草原后才碰巧遇上的!”虽然自己和海特都是丹妮卡的属下,之间也多有合作,但并不代表她们就可以亲密无间,侍奉丹妮卡这样的主人,私自联合绝对是禁忌,尤其是考虑到丹妮卡现在是遥控指挥。

  “不用那么紧张。”虽然这么说,但丹妮卡的语气很冷淡,看不出喜怒。

  这已经是在警告了,艾雪不敢说一句话,连呼吸都尽量放轻,低头跪在那儿。

  艾雪跪了有半个小时,丹妮卡才说道:“起来吧,以后注意一点儿就可以了,对了,贞妮要来麦伦斯这件事可以跟海特说一声,这件事需要你们配合行动。”

  地下室冰冷潮湿,艾雪又只是个普通人,长久的劳累下她的身体本来就有点儿虚弱,跪了这么久想站居然站不起来了,她也不敢动作太大,只是低头说道:“是,我会配合海特女士做好事情的。”

  “那就好。”丹妮卡说完,站起来就离开了。

  感觉丹妮卡已经走出了地下室,艾雪整个瘫在了地上,她感觉头有点儿发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听到一声呼喊,好像是在耳边,又好像在远方……

  丹妮卡离开后,海特就回到了地下室。地上的三间房已经没她们的位置了,而且她和海特也见不得光,今天就只能在地下室躲一晚上了。结果下来后就看到艾雪躺在地上,气息不宁,脸色苍白。

  地下室有一张用木板临时铺的床铺,之前约瑟夫还抱过来一床被褥,海特把艾雪抱在床上,用精神力对艾雪的灵魂进行呼喊,这时候保持意志清醒是最重要的。

  过了一会儿,艾雪舒了口气,总算是醒过来了,一睁眼就看到海特在床头看着自己。

  “醒过来就好。”海特笑着说道,“院长说什么了,把你吓成这样。”她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不过艾雪刚才心神不宁,真有点儿被吓到的感觉。

  艾雪勉强勾了下嘴角,说道:“主人问我们为什么一起过来。”

  这句话让海特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了,她也知道这个问题是极其诛心的,过了一会儿她才勉强笑了笑,说道:“院长可能只是随口问一句,你别放在心上。”

  这可不是随口一问啊!艾雪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对了,之前我记得你说过,通灵学院可以对人体进行改造以适应邪能的灌注。”

  “是啊!”海特笑了起来,说道,“怎么,想通了?”之前艾雪尝试成为职业者失败的时候海特就劝过她可以选择成为术士,但这丫头好像对术士这个职业有些误解,一直不肯接受,难道现在想通了?

  艾雪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我想通了,至少成为职业者后不会被主人瞪一眼就吓成这样。”丹妮卡现在是三阶魔法师,灵魂强度已经比普通人强太多了,普通人站在她面前会感觉到一种强大的压迫感,特别是当她生气的时候。不是说艾雪的心理素质就这么差,丹妮卡说了她一句就吓成这样了,而是作为普通人她根本承受不住丹妮卡精神力带来的压迫。

  丹妮卡悄声回到房间,刚刚上床打算休息,露茜娅翻了个身,面朝着她问道:“怎么样,处理完了?”

  “吓我一跳。”丹妮卡拍了拍胸口,说道,“我以为你睡着了呢!你也别管了,我问了问,不是什么大事,让他们商会自己处理吧,我也不方便插手。”

  不方便插手?那干嘛去那么久啊?露茜娅心里嘀咕了一句,也没再说什么,继续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丹妮卡和露茜娅就离开了这里,露茜娅调过来的人已经找好新的住处了。临时找来的就没那么讲究了,别看之前那个宅子被丹妮卡形容阴气森森的,但也算是个小型的古堡,在旁人看来挺气派的。现在临时找的那个就只是个普通的院子,里面有个二层的小楼,地方也不大,位置还稍显偏僻,但一晚上能在即将举办角斗大会的贝尔城中找到这么一个地方也不容易了。

  之后几天露茜娅和丹妮卡就在这里住下了,露茜娅还陆陆续续的调来不少的人,在住处附近都警戒好,防备着别再出什么事。好在这几天平安无事,两人在这里休息了几天,角斗大会就开始了。

  这次在贝尔城的角斗大会露茜娅给丹妮卡报上了名,而且就排在和芬瑞斯对战。和呼伦城一样,贝尔城第一天也要进行六轮比赛,第二天进行复赛,选出三个去参加最后的决赛。露茜娅把丹妮卡安排在了第六场,也就是最后一场。

  为了让丹妮卡能够好好备战,露茜娅早早的就陪她来到了参赛者的休息室,这里本来只有一个共用的休息室,所有参加比赛的角斗士都在这里待着,但在露茜娅的强烈要求下,赛事的举办方专门为丹妮卡腾出了一个小房间。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露茜娅对丹妮卡说道。

  丹妮卡笑了笑,说道:“我不紧张,我看你倒是挺紧张了,是我上场拼命又不是你上场,你这么紧张干嘛!”

  露茜娅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儿失态了,她勉强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露茜娅当然紧张了,之前她写的那些求助信没一个有好结果,所有人都回绝了,有的还委婉一点儿,找个理由说现在人手不足,实在没办法,有的就是直接说没有人可以借调给她,气的露茜娅快把书房里的东西砸光了。现在她唯一翻盘的机会就寄托在丹妮卡身上了,只要能赢下这一盘,她就还有希望。芬瑞斯的身份很特殊,如果能在角斗场将其击败,绝对会沉重的打击到兽王一系,相应的,露茜娅在萨满一系的地位也会稳固很多。

  露茜娅在这个小房间里来回踱步,显得很不安,丹妮卡倒是挺平静的,坐在那儿闭目养身。角斗场确实是生死之战,往往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但一路上丹妮卡经历过的生死之战也不少,多少次和死神擦肩而过,一个角斗比赛她还不至于心态失衡。

  丹妮卡进入到浅层次的冥想之中,这是恢复精神体力的一个不错的方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了露茜娅有些激动的声音:“好了,丹妮卡,该你上场了。”

  丹妮卡睁开了眼,站了起来,说道:“好的。”

  露茜娅亲自指引丹妮卡走进了角斗赛场,她一出来就听到了震天的咆哮和欢呼声,当然不是给她的,双方是同时进场,在丹妮卡出来的时候芬瑞斯也出来了。

  芬瑞斯被称为狼族年轻一代最优秀的战士,在狼族中拥有很大的声望,他这次参加角斗大会也是奔着最后的决赛冠军去的,是夺冠的热门人选。如果芬瑞斯能够代表狼族,代表兽王一系取得了这次角斗大会最终的冠军,兽王一系将会声势大涨,露茜娅的任务也就彻底失败了,为了阻止芬瑞斯,她最开始可是打算自己亲自下场的。

  不过这些露茜娅并没有告诉丹妮卡,已经进场后丹妮卡才意识到自己的对手在贝尔城好像挺受欢迎的。

  芬瑞斯走进赛场后看都没看丹妮卡一眼,只是朝着人群挥手致意,这又引来了一阵阵的欢呼和咆哮。

  这家伙把这场比赛当表演了?丹妮卡心里有些不屑,临战而骄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丹妮卡在那儿等了有十几分钟,芬瑞斯的表演才算结束。

  芬瑞斯今天穿着一身板甲,但是专门设计过的,相比普通的板甲做了些取舍,以保证狼族战士的灵活性。丹妮卡则穿着一件黑色的魔法长袍,表明自己魔法师的身份。

  随着一声号角,比赛正式开始了,芬瑞斯似乎想要取得一个漂亮的胜利,号角声刚落,迈步就朝丹妮卡冲了过来。战士冲锋不是跑步比赛,不能迈开了腿直接跑,不管是在战场、角斗场或者其他什么地方,冲锋的时候步子不能太大,甚至有点儿碎步的感觉,还留有几分力气。战斗时什么事情都会发生,什么时候都要做好应变,哪怕是战场冲锋的时候都要预备着随时转换方向,躲避乱箭什么的,所以战士冲锋的速度其实并不是特别的快。但芬瑞斯不一样,虽然保持着冲锋的标准姿势,但他的速度极快,几乎是眨眼间就已经跑过了五六十米——双方本来相距也不过百米左右。

  丹妮卡双手一扬,一股狂风刮过,刮起了地上铺着的细沙,形成一股沙尘,朝芬瑞斯扑了过去。芬瑞斯也没有理会,低头冲了过去,战士和魔法师战斗最好是拉近距离,不要给他们充足的施法空间,只有这点儿沙尘,虽然打在身上有点儿疼,但也无所谓,再说自己的要害处都有盔甲保护。

  这点儿沙尘确实杀伤力有限,但最大的作用其实是屏蔽视线,丹妮卡也冲进了沙尘里,借着漫漫的黄沙遮掩自己的行踪。这股沙尘是自己控制的,芬如斯在里面看不清楚,但自己可以通过风的变化来掌握他的行踪。

  芬瑞斯跑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弯腰低头,一把柳叶刀被风沙裹着飞了过来,差点儿就扎进脖子里了。躲过这一把突然出现的柳叶刀,芬瑞斯朝左前方紧跑几步,手上的弯刀都没有抽出来,直接砸了过去。

  一声闷响,芬瑞斯感觉刀尖砸到了什么东西,隐约还听到喀嚓一声脆响。有点儿可惜,要是自己抽出刀来估计能把对方开膛破肚,但如果抽出刀估计就来不及了,对方随时可能逃走。不过对方也挺硬气的,被自己全力砸了这么一下能把骨头都砸碎了,居然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丹妮卡捂着自己的左肩远远的退开了,脸色变得很难看,她自认为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这个家伙怎么知道自己位置的?

  这也是因为丹妮卡没有和兽族战士交过手,缺乏经验。兽族有很多种族,每个种族都有不同的天赋,就狼族而言,他们有一个特点,嗅觉很灵敏,不但能够察觉到有没有敌人,甚至能判断出敌人的大概方向,刚才芬瑞斯就是通过嗅觉判断出丹妮卡的位置。不过在风沙之中嗅觉也受到了很大的干扰,双方离得稍微远一点儿就什么都闻不到了。

  丹妮卡现在的状态很不好,三阶战士的全力一击能把石头给砸成粉末,她刚才可是用左肩扛了一下。丹妮卡感觉自己左臂的骨头都断了,这才刚刚开始自己就受了这么重的伤,看来自己的对手实力比预估的要更加强大。

  稍微处理了下伤口,丹妮卡借着风沙的掩护再次朝芬瑞斯跑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