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才纨绔 > 第394章 惨烈
  伴随着郭老话音轻轻的落下,四道人影,分别从四个方向,暴起而出,攻向江枫。

  郭敬是打算杀了江枫,以雪被江枫重创的耻辱,而徐老乔老以及戴老,则是想要拿江枫的命,断掉郭老招安的念想,以绝后患。

  这般情况下,四人甫一出手,就是杀招绝招尽出,力求一击必杀,绝然没有和江枫缠斗的意思。

  一时间,刀光纵横,剑气如虹,鞭风肆掠,拳印喷涌,从四面八方,四个角度,悉数攻向江枫。

  这注定是一场苦战,四个对手,无一是弱手,他们都成名多年,极富盛名,以他们今时今日的地位,放眼今日之前,他们都不会去相信有朝一日会需要四个人联手战一个人,还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后辈。

  或者说,放在平时,以他们的年纪及声望,去欺压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后辈,他们都会觉得老脸烧红,不屑出手。

  但是,他们却是不得不联手了,江枫是后辈没错,但简直就是一个妖孽,不可以常理揣度,单打独斗,谁也不敢保证可以拿下江枫。

  必须联手,速战速决,他们心思各异,各有想法,但杀江枫的心,却是绝对一致的。

  江枫出剑,大罗九剑第一剑极致出手。没有任何保留,一剑之后又是一剑,接连数剑齐出,剑气如丝如网,从四个不同的角度,迎战四人。

  出剑的同时,江枫亦是将柳絮身法施展到了极致,这四人,即便是单独面对一人,要想将之解决掉,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同时对上四个。更何况,还有一个郭老站在一旁沉默以待,暂时没有出手。

  江枫不敢大意,否则今日必将是陨落的结局,当然,如今的局面,在郭老还没出手的情况下,对上郭敬四人,江枫不说必胜,但对方要想拿他如何,不付出些惨重的代价是绝无可能的。

  江枫霎时数剑出手,挡住了郭敬和徐老,重点招待乔老和戴老。

  乔老右手受伤,长鞭断成两截,这时左手持鞭,虽然声势看似不弱,但比之巅峰时期的实力,却是至少打了七折不止,四人之中,要说谁的实力最弱,无疑就是他。

  而戴老,尽管一拳铁拳虎虎生风,可开山劈石,但他的拳头再硬又如何能够与江枫手中的嗜血剑争锋,往往剑势所向,都是不敢硬挡。

  江枫所要做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二人灭杀,然后才能腾出手来,迎接郭老的攻击。

  事实上江枫也是这么做的,嗜血剑黑芒闪烁,若毒蛇吐信,几分钟后就是将乔老和戴老逼落下风。

  乔老和戴老的脸色分外难看,二人经验老辣,如何会看不出来江枫这是在拿他二人当软柿子捏?

  二人何尝被人如此轻视过,心中有怒火熊熊燃烧,出手之下,更是绝不留情,鞭风阴寒,拳风霸烈,努力抵挡着江枫的进攻。

  郭敬和徐老亦是看出了江枫的打算,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江枫得手,不然将会丧失两个绝大的助力。

  “斩天拔刀术!”

  “孤峰绝剑!”

  郭敬和徐老均是低喝,一左一右,凌厉猛攻。

  雪白的刀光,照亮了半边天空,青色的长剑,将空气震荡出波纹,漫天刀气和剑气,将江枫笼罩其中。

  “开。”

  江枫手中嗜血剑一荡,大罗九剑第二剑出手,一道巨大的剑气衍生,铺天盖地遮天蔽日,激荡而出,破开了郭敬和徐老的攻势。

  郭敬和徐老仓促后退,郭敬早已领教过江枫的古怪,倒还好一些,可徐老的却是脸色一片煞白。

  一如郭家的家传巅峰刀法是斩天拔刀术,乃是由普通的拔刀术衍生,其徐家的家传剑法则是孤峰剑法,孤峰绝剑,则是孤峰剑法的终极演变。

  他都忘记自己有多少年不曾用过孤峰绝剑了,这是必杀之剑,出手之下必然伤人,但同样是用剑,却是比之江枫的剑法差了太多太多。

  江枫的剑法,古朴大气,看似简单,没有太多的变化,亦无太多的花哨,但实则却是万般变法皆是凝练成为一剑。

  “这究竟是什么剑法?”徐老暗暗心寒,眼珠子悄然闪烁,他是用剑的,自然很清楚,一套高明的剑法是如何的难得,这一刻,徐老除了对江枫的杀心之外,更是动了贪念。

  他要将江枫的剑法拿到手,那般一来,徐家必然更上一层楼,假以时日和郭家分庭抗礼,也绝非是什么难事。

  但很快,徐老的念想就被中断了,只听有人一声惨叫,人影横甩了出去,那是乔老。乔老受伤了,他的整只左手被江枫一剑两断,手臂凌空飞起,鲜血喷洒而出,如同下了一场血雨,彻底丧失了战斗力。

  不过江枫也是为此付出了一些代价,乔老在最后关头,拼掉一条手臂,在他的大腿留下了一道鞭印,尽管江枫及时闪躲,并未留下重创,但其伤口处,却是迅速发黑,有乌黑色的血迹溢出,却是中毒了。

  江枫早就看出乔老的长鞭淬有剧毒,却是没想到那毒性会如此的霸道,几个呼吸间就侵蚀了一大块的大腿肌肤。

  江枫运转内气,试图将毒液逼出体外,可根本没有时间,郭敬看出江枫中毒,第一时间出手,青龙刀一横,隔空斩来。

  徐老和戴老亦是不慢,凌厉进攻,不给江枫喘息的机会。

  “滚滚滚!”

  江枫怒吼三声,浑身煞气惊人,将大罗九剑第二剑的半招剑意催生到了极致,江枫即便有于阵法之中盘坐悟剑,近乎触碰到了大罗九剑第二剑的壁障,但始终不得其法,未曾将这一剑彻底的领悟。

  但这一剑所施展的威力,自然不是往昔可以比拟的,这从他以这一剑杀谢南风就可看出一些端倪。

  不过那时是以指代剑,如今是以嗜血剑施展,且是第一次将这半招剑意的极致施展,其差距,堪可以十倍来计量。

  “轰”的一声爆破声响起,一剑之下,三道人影狼狈后退,饶是如此,在他们的身上,还是留下了道道的剑痕,虽然并非是重创,但依然是让他们心头大颤。

  “该死的,居然还一直有所保留,到现在,才被逼出真正的实力吗?”郭敬脸色阴晴不定,非常的想不明白,他一直以为自己逼出江枫的底牌了,可江枫的底牌却是层出不穷,永远都看不透。

  事实上,说是这么说,郭敬这时都还是无法确认这究竟是不是江枫最后的底牌。

  至于徐老和戴老,则更是表情呆滞不已,一剑啊,一剑就逼退了三人,这太可怕,很难想象,估计就算是郭老出手,也做不到这一点吧。

  一剑过后,江枫右手剧颤,虎口裂开,五脏六腑气血翻涌,险些呕出一口血来,几近握不稳手中的嗜血剑,这一剑终归还是太霸道了,在还未彻底领悟之前,其反噬惊人。

  江枫牙关微咬,将涌入喉咙的一口血强行压制下去,左手顺势抓出几根银针,看也不看,便是分散刺入了大腿上。

  银针没入大半,针尾轻轻颤动,转瞬间,便是有一滩一滩乌黑色的血迹流出,空气中散发出一股恶臭的腥味。

  黑血流尽,江枫裸露在外的大腿肌肤逐渐恢复成正常的颜色,不过江枫并未拔掉银针,他很清楚那毒性有多么的霸道,这么一来虽然逼出了不少的毒性,但未能彻底除尽,必须用银针加以压制才行。

  “原来,除了一手高绝的剑法之外,医道亦是如此精湛啊,年轻人,你还真是让我意外的很啊。”郭老轻声说道,瞳孔开阖间,有杀气迸射而出。

  江枫一剑将郭敬三人逼退,都是没能让他产生这样的反应,他是第一次觉得这个叫江枫的年轻人真是有意思的很,当然也同样让他明白,江枫不肯归入江家,唯一的途径就是将他斩杀,不然,这会是一个令人寝食难安的祸患。

  只是不知为何,虽然杀机涌动,郭老却还是静静而立,半点出手的意思都没有。

  “徐老,戴老,,他的剑法有破绽,估计已经无法施展,不要犹豫了,不能给他喘息的机会,随我杀!”

  郭敬看到江枫右手在剧颤,虎口开裂,知道自己还是看走了眼了,这一剑是江枫的底牌没错,但江枫没有第一时间施展,不是江枫不想,而是因为江枫没办法连续施展,每施展一次,都是有代价的。

  “杀!”徐老和戴老同声回应,他们两个也是看出了问题。

  三道人影,再度奔杀江枫而去。

  这一战,注定无比惨烈。

  战到最后,江枫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知道留下了多少,血洒满地,大罗九剑第二剑的反噬以及长鞭上的剧毒,终归是给他留下了极大的隐患,若不是凭借着一股不屈的意志强行支撑的话,江枫早就倒下了。

  这一战,比之燕京出租屋后院一战,惨烈十倍不止,战到最后,江枫的感官思维都要麻木了,只能凭借本能,不断的挥出手中的剑。当然,郭敬几人也不好过,徐老和戴老战死,郭敬亦是身受重创,丧失了一战之力。

  “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郭老爷子终于动了,他缓步走向江枫,拍着手掌,微笑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