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荆楚帝国 > 第一百零三章 骤冷
  未改

  秦军不出所料的大败,溃卒却出乎意料的跳进了鸿沟。余辉消逝后月光不至,一开始熊荆还能看见冲入鸿沟的秦卒,到最后昏暗间秦卒全都看不见了,北风里只有秦卒狼一般的哀嚎。

  “收兵吧!”熊荆轻声吩咐,毫无喜悦的下令全军收兵。楚军虽然不出所料的获胜,但被火油弹烧伤的士卒估计会不少于沙水之战死伤的士卒。再便是秦军,秦军除了阵后的投石机不断发射火油弹外,对楚军可以说是毫无威胁。他看出来了,这是一群被王翦抛弃的弱卒。熊荆对战胜一群弱卒没有任何喜悦。

  天色昏暗到连身边的人都看不清。庄无地就站在熊荆身边,他倒有些明白熊荆的心情。秦军的精锐可能真的被消灭了,不然王翦怎么也不该派这些士卒与战。再则是甲胄,秦军以前缴获赵国、齐国的钜甲似乎被消耗光了,这次秦军士卒身上看不到一件钜甲。

  “大敖有命:收兵!”军司马没有出声反对,军吏很快高喊起来。钲人、鼓人不知道在何处,但他们能听见命令。铜钲很快敲响,实际上在铜钲敲响前,各师步卒基本停止了进攻,骑兵因为追击秦卒,昏暗中看不见人,只能听到马蹄声。

  这样的黑暗让人很不适应,熊荆抬头看天,天也黑漆漆一片,看不到月亮和星星。看不见什么不说,倒有什么东西落在他脸上,他用手摸了一摸,原来是雪。

  “此时便下雪?”他摸着手里的雪花,雪花被他的体温温暖,透出一股寒意。

  “雪?”庄无地闻言在空中抓了一把,这时候浮桥旁边点燃了一座柴塔。这是为黑战、宿营准备的火炬,不是一个,有十三、四个之多。因为秦军溃卒莫名往鸿沟方向溃逃,此时才被一个接一个点燃。火光让人温暖,楚人又是爱火之人,火光下看着刚才厮杀的战场,熊荆心中猛然生出一些喜悦,王贲已败,明日再击败王翦,天下的战争、最少大规模战争就要结束了。

  “大敖,今夜便雪,恐明日……”庄无地看着手里的雪花,这是鹅毛般的雪花,不是雪沫。

  “明日?”雪还在手上,被庄无地一提醒熊荆瞬间想到如果雪从今晚便下的话,明日肯定会满地大雪。要是地上的积雪次日没被冻住,雪深没足的话,那还打什么仗!

  “老觋何在?”熊荆真有些急了,他心里是想明日再战一次,将王翦剩下的三、四十万秦军彻底击败,他一点也不希望明日因为下雪不能开战。

  后勤力卒忙碌了一个时辰,幕府大幕终于在鸿沟北岸搭起。趁着泥土没有被冻住,全军士卒只要是能动的,全部掘壕打营。谋士也很忙碌,但天文谋士一点也不忙碌。天气如何不是忙碌出来的,前日、昨日、白日,依照经验谋士们大致能判断未来几天的天气。

  “大雪必有数日,数日不可战也。”老觋披发长须,帐内灯光并不明亮,以至于熊荆看不清他的脸。“若要再战,当在天晴之后。”

  又是数日、又是天晴,熊荆转头看向自己的气象参谋,一名航校培养出来的年轻巫觋。巫觋立即揖告:“禀大敖,汞柱为七百七十四。”

  正常大气压是七百六十毫米汞柱,即一千零一十三毫巴。台风过境是低压,冷锋南侵则是高压。七百七十四毫米的高压有些匪夷所思,因为这太高了。年轻的巫觋看出熊荆的惊讶,他自己也有些惊讶,这比那年纪郢下大雪还要高几个毫米。

  “此数年所未见也。”他最后补充道。

  “粮秣、煤柴、幕帐、马厩、防寒衣被,此等如何?”熊荆忽然站起身来。地面是七百七十四的高压,空中又将是多少?这已不是普通的寒潮,下一场大雪,这估计是要下一场暴雪。

  “粮秣、煤柴、幕帐、马厩皆无虞,防寒之衣被……”鸿沟北岸距离启封不过七十多里。秋日粮秣辎重、冬日用的幕帐、衣被就已经运到了启封。出征时这些东西也全部带足,毕竟楚军打的是一场冰封之战。

  “衣被如何?”熊荆瞪向庄无地,以为他延误了。

  “昨日秦骑杀我挽马,衣被需明日方可运抵。”庄无地被熊荆一瞪,背上冒汗。

  “今夜便要运抵!”熊荆大声道,有些不满。

  “军司马,确当今夜运抵,明日必然不及。”老觋不懂汞柱七百七十四是什么东西,但不影响他理解这也是一种预测天气的巫术——在他看来这是大敖的另一种巫术。两套巫术的都认为天将骤冷,自然早一点把防寒的衣被运来为妙。

  “来人!”背心出汗的庄无地再也不敢托大,急匆匆的奔出内帐,催促衣服输运去了。

  “何日才有晴日?”熊荆再问向老觋。牵一发而动全身,天气致使战事延后,他要考虑的方面非常之多。一些事情如果没处理好,可能还会影响战事的走向。

  “所谓‘三日寒、四日暖’,少则三、四日,多则六、七日而已。”老觋答道。

  幕府立帐,各师将率安顿好麾下士卒人马,一个接一个过来了。彭宗、东野固等人正要报告本师的伤亡人数,熊荆挥手让他们坐下,道:“明后数日天降大雪,不能战也。”

  “不能战?”此战被火油弹烧伤的士卒很多,即便如此,诸将也希望明日能一战而定乾坤,没想到熊荆的第一句话便是明日不能战。

  “然。”熊荆知道诸将所想,他也厌恶这种天气。“此时便在落雪。”

  “王翦今夜必遁!”项梁本忧心项师士卒的伤亡,听闻天气有异马上想到了王翦。

  “天大寒而骤冷,今夜若遁……”老觋并不担心秦军夜逃。

  “若是明日遁走呢?”项梁没有亲历那一年的雪夜追击,并不知道刚下完雪的道路没办行走。

  “如此最善。”庄无地道。“我有雪橇,秦人无有。以雪橇追击秦人,秦人必溃。”

  “我军粮秣……”东野固没想追击那么远的事情,他只是担心在此扎营粮秣的输运。

  “我军军粮、煤柴、幕帐、马厩、防寒衣被,此皆无虞也。”庄无地答话前看了熊荆一眼,他刚刚把衣被输运之事安排下去,牧泽半夜会把衣被运来。这里头不仅仅是衣裳寝衣,还有手衣、足衣、棉帽、防寒油脂。

  “善!”东野固称赞了一声,庄无地羞愧的低头。

  “此战我军伤卒多也,数百人不止。”一众将率放心的时候,州侯若瓮声瓮气的叹了一句。淮南师和项师位于阵列的中心,正对的投石机极为密集。

  “我军伤卒亦多,项师烧伤者逾两千人。”项梁也抱怨道。“唯死者不多。”

  火油弹主要是火油四溅,旁边的同袍地上抓起冰雪尚可扑救。即便倒霉整个人被火油弹砸中,旁边的同袍也能按住帮忙脱去甲衣。秦人火油弹用的不是楚军的煤焦油,而是一种动植物混合油脂,威力远低于楚军的火油弹。但烧伤也很让人头疼,这意味着严重减员。

  “全军伤亡几何?”熊荆问道。

  “士卒正在扎营,尚不知也。”庄无地道。“粗计伤者有万余人,死者千余。”

  “仅骑士便亡千余人,伤两千余。”妫景揖道,仅仅是骑兵的数字就不止庄无地说的千余。

  “可战之骑几何?”熊荆问道。没有补充,楚军骑兵越来越弱,越来越弱的结果便是小股骑队越来越多的出现在楚军阵后。熊荆觉得这有自己的责任,因为郢师骑一师和骑二师根本没有参战,此战参战的骑士只有不到万人。

  “九千余骑。”妫景说了一个约数。这也是一个不准确的粗估数字,因为还有一些追击的骑士没有回来,各骑师暂时没办法统计一个精确的数字。

  “不能一鼓作气,趁胜而战……”鄂曹担心会战延后数日会有变数。

  “此战,秦人无忧钜甲也。”庄无地倒不担心和王翦的决战。“我以为,秦人攻拔大梁……”他声音提高,看向在场的所有人,目光最后落在熊荆身上,“乃为钜甲也!”

  秦人为何要攻伐大梁?为何在鸿沟北岸分兵?这些都是百思不解的事情,在庄无地提出问题回答之前,包括熊荆在内,全都看着他。帐外风雪愈烈,呼啸的北风吹的大帐不断摇曳。当庄无地说出答案时,所有人都大惊。

  “钜甲?!”熊荆一掌拍在几案上,发出一声大响。他早就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原来这件事不对。

  “然也。”庄无地出去一圈,回来时不但带回了这个消息,还带回了秦军酋矛的矛头。“大敖请看,此秦人之酋矛,此我楚军之夷矛……”

  两个矛头摆在熊荆身前的几案上,一个通体银白,另一个则夹着黑色的渣粒。这倒没什么,关键是矛锋。楚军夷矛锋处光洁利落、寒意逼人,秦军酋矛矛锋不然,颜色也近银白,但其表面像干渴的地块那般,露出条条蜿蜒的裂缝。这明显是淬裂了。

  。m.

  @R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