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补天道 > 五零五良辰美景,七剑合璧
  再看那美妇,相貌之中与薛明韵果然有几分相似,只是虽做妇人打扮,但相貌意外的年轻,简直比薛明韵大不了三五岁,若说姐妹还更令人相信。

  似乎是听到了薛明韵的惊呼,那美妇往这边看了一眼,只看了一眼,再次低头,仿佛没看见薛明韵一般。

  但只这一眼,孟帅心中一颤,第一次感觉到了何谓烟视媚行,顾盼生姿。薛明韵论相貌,绝不输于她,但若论风情,当真是拍马也赶不上。

  薛明韵兀自震惊不已,道:“妈妈怎么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梁先生,一直是她装扮的?她为什么这么做?”

  孟帅以手支颐,道:“虽然你妈妈出现,我很吃惊,但细想起来,似乎也并非特别难以置信,我总觉得你妈妈时常在刷存在感。”他伸手往后指了指,道,“这些人不都是令堂派来给你的?我还以为她早就下来了呢。”

  这一下倒是提醒了薛明韵,她立刻转头道:“芳姨,你早知道是妈妈是不是?刚刚你阻止我出价,就是因为这个

  芳姨面无表情,道:“我是听夫人的指令。”

  薛明韵又瞪向孟帅,孟帅道:“我不知道,我是凭直觉。”

  薛明韵白了他一眼,道:“为什么呢?妈妈为什么出现?”

  拍卖师对那美妇突然出现,也是十二万个惊奇,但他有职业素养在,笑道:“原来是这么一位美丽的夫人,敢问您怎么称呼?”

  那美妇微笑道:“妾身薛良辰。”她走上一步,道:“刚刚旁人问,谁有眼福,能见到七剑合一,妾身此来,就是为了这个缘故。”

  她用手轻轻抚摸朱剑的剑身,道:“游子离家,也太久了。”

  拍卖师正要说话,突然瞪大了眼,又被镇住。

  只见薛良辰从袖中又拿出一把剑,光芒橙红,如初升的旭日,光芒温暖和煦。

  东方七色剑,橙剑

  她将橙色的剑放在红剑和黄剑当中,原本两团互不于涉的刺目光芒一下子和谐起来,三种光芒水乳交融的糅合在一起,仿佛天生就是一体。三把剑同时轻轻颤抖,声音和鸣,仿佛离散的家人团聚一般,往外溢出洋洋的喜气。

  “神迹啊。”地下有人惊呼。

  拍卖师震惊之余,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她要……

  紧接着,一把闪烁着翡翠色光芒的长剑出现。

  七色剑,绿剑

  绿光和红橙黄三把剑的剑光再次完美融合,下方承接着青剑,剑光连接,仿佛彩虹。只是七色彩虹,少了最后两色蓝紫,过于艳丽,失了沉稳。

  但没有人怀疑,最后两把剑也会出现的。

  拍卖师一阵懵然之后,觉得这也是宣传自家的大好事,忙跟上捧场道:“因为这次拍卖会,失散百年的神器终于合拢,这是封印之幸,神兵之幸,也是我等耳目之幸。能见证如此神迹,也是三生有幸。来,我们一起鼓掌,欢迎这圆满的时刻。”

  说着,他带头鼓掌,底下人不由自主的跟着鼓掌,还有欢呼声,场面一时热烈非常。

  “啪”田慕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震得桌上的茶杯乱晃,低声吼道:“这个拍卖师谁选的?他知不知道自己在为谁说话?”

  安都桦擦了擦汗,道:“公子息怒,汤师傅也算是拍卖场的老人了,他可能没反应过来这是阴谋,还道是给咱们拍卖会添光彩呢。”

  田慕骂道:“没用的东西,去叫他闭嘴。”

  安都桦忙道:“这就去。”转身就要下去,田慕喝道:“等等。”

  安都桦转身听候吩咐,田慕神情阴森,道:“今天这么多事,恐怕与此人脱不了于系。很好,她自己跳出来了,难道还想囫囵着从门里出去么?你去调集高手,把拍卖台包围,等拍卖会一结束,就把她乱刀分尸。”

  安都桦道:“是……只是要不要避人耳目?”

  田慕森然道:“无所谓,就当众动手也好。让人看看,跟我大荒盟做对,会落得什么下场。”

  这时,拍卖台上七八剑已经全部出场。

  场中亮起了一道真正的彩虹。光芒太盛,剑身已经埋没在光中看不见了,众人只能看见一团光华。七色光芒不分彼此,交相辉映,似乎能分得出来每一种颜色,但似乎又是一个整体,拆不开你,也分不开我。

  刚刚七剑一个个出场,众人不住的鼓掌喝彩,热闹非常,但这时反而全安静下来,会场中静的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得清楚,每个人连呼吸都放轻了,只为了尊重场上这难得一见的奇迹景象。

  还是薛良辰打破了肃静,她的声音清冷中带着温婉,这时悠悠传来,仿佛天籁,“诸位,你们现在要看到的,是真正的七色剑。”

  她一伸手,抓向光团,将光芒提了起来,手腕一抖,光芒散去,只留下一把剑。

  一把剑而已。

  拿出这把剑,架子上的光芒为之一空,露出空荡荡的木架。刚刚排成一排的各色长剑都消失了,只有唯一的一把剑。

  竟是七剑合一

  那把剑的剑身,竟然是透明的,比最纯的水晶还要透澈。唯有一团七色的光芒,在剑身上流转,时而化作七彩丝绦,分别缠绕,时而化作一股彩虹,在剑身上流淌。甚至还有时化作璀璨的白光,覆盖住整个剑身,让长剑看来就像一柄光剑。

  剑身微抖,本来应该发出金属的争鸣声。那流传的光芒似乎也要配合电闪雷鸣的声音才和谐。但这把剑却是静默的,无论光芒如何转换,剑身如何抖动,整把剑始终没发出任何声音,如万古寒冰一样沉默着。

  这是静默的奇迹

  薛良辰的目光从盈盈秋水渐渐凝固,仿佛冰晶,她的声音也沉了下来:“这就是真正的东方七色剑。”

  拍卖师长长的出了口气,道:“不知道大家如何想,在下觉得,今日能看见七剑合一的奇景,真是不枉此生了。

  薛良辰微微一笑,道:“多谢夸奖。汤师傅,你是拍卖场中的老人了,经验丰富,见过珍宝无数,是不是?”

  拍卖师没想到她知道自己姓什么,又听她夸赞自己,道:“不敢。在下是工作的年限长了点儿,不敢说见识多,今天托您的福,也是大开眼界。”

  薛良辰微笑道:“您客气。以您的眼光看,这七色剑若是估价,能值多少钱?”

  拍卖师一怔,道:“这样的至宝,岂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薛良辰摇头道:“世间万物都有价格,无非高与低,难道这七色剑就没有么?”

  拍卖师脸色渐渐变了,道:“听您的意思,难不成……有意出售这把七色剑么?”

  这一句话引发了在场的骚动,那把宝剑华丽的出场,已经在众人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一想到这宝贝竟可以易主,众人岂不激动?虽然大部分人的身家连这宝贝的边儿都沾不上,但还是不影响他们热烈的议论。

  何况大部分人买不起,不代表所有人都买不起。

  只听天字戊号房中,有人道:“那位夫人,你若愿意转手,我洗剑谷愿出千万。”

  阴老怪接口笑道:“开什么玩笑,三把剑四百万,七把剑才一千万?你是按照算数算出来的吗?占便宜不是这个占法。何况刚刚普老怪早走了,你个小卒子能动千万?”

  薛良辰微笑道:“诸位,不是妾身无礼,只是诸位都没有做好准备。凭各位现在的手笔,买不下这把七色剑。”

  拍卖师点头道:“此物理当专门开出一场拍卖会来,让有意者自有竞争。夫人若有意,何不先暂托我盟,一个月之内,就能再办一场拍卖会,主打宣传……”

  薛良辰截口道:“不必了。我怕大荒盟操办不起。”

  拍卖师一愣,道:“你……”

  薛良辰微笑道:“忘了做自我介绍。区区薛良辰,是四天号的股东之一。”

  众人一愣,随即哗然。

  安都桦这时已经带人从周围围拢,就听薛良辰朗声道:“三个月之后,我四天号要举办一场拍卖会,所有拍卖品,都从五方世界运来,另有独门消息披露。在拍卖会上,七色剑是压轴拍卖品之一。诸位若有意,尽可等待那时。不日间请帖就会奉到各位府上,请各位稍等。”

  安都桦怒不可遏了,心道:好啊,挖墙脚挖到台面上去了,这还把我们大荒盟放在眼里么?当下吼道:“给我拿下了”众打手往上扑去。

  薛良辰微笑道:“我要说的说完了,诸位,后会有期。”说着欠身一礼,身子突然虚化,眨眼之间,已经从原地消失。

  众打手扑到,只扑上一团空气,扑通扑通几声,收刹不住,摔了一地。

  地下又是一阵骚乱。安都桦茫然,不知所措。

  就听耳边田慕喝道:“是四天号的混蛋他们今天也来人了不是?抓不住老的,先把小的给我扣起来。”

  安都桦反应过来,道:“走,去地字号包间”

  一群护卫如狼似虎扑上二楼,安都桦一马当先,将包间门踹开。

  只见房中空位一人,桌位上的东西消失一空,连薛明韵包括她的丫鬟随从以及孟帅,消失的于于净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