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欢喜记事 > 番外四十四 欢喜债(二十)
  这么多年,九皇子几个没少被苏阳匡,还多是后知后觉,被匡完了才知道。

  现在苏阳匡北漠小公主,他们三个正义感爆棚了。

  尤其是九皇子,当年苏阳说服他帮忙欺负北漠小公主,十年了,他到现在还心愧不安。

  他得想办法弥补啊。

  还有苏阳,让他帮忙偷令牌,还以为他去北漠了,挨父皇一顿数落。

  这口气憋了几个月,得找回来啊。

  三人耐着性子趴在凉亭上,看苏阳的脸皮能厚到什么程度。

  不过北漠小公主怎么长这么黑了?

  这么黑,苏阳又是怎么看上眼的?

  银川公主越想越不对劲,道,“你少匡我!”

  “休书就是休书,只要我认就行了。”

  民不告,官不究。

  她承认这封休书,它就算数。

  九皇子几个暗点头。

  还好。

  这北漠公主还算聪明,没有被苏阳匡沟里去。

  苏阳脑壳疼了。

  她怎么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突然这么精明了啊?

  银川公主把信贴身藏好,转身就走。

  苏阳刚要伸手拦她,银川公主两个字砸过来,“再见!”

  “不!”

  “是再也不见了!”

  说完,抬脚就走。

  苏阳没再拦她,而是跟在身后。

  几步之后,银川公主瞪他,“不要跟着我!”

  “我们两顺路,”苏阳笑道。

  “什么顺路,我回北漠!”银川公主咬牙道。

  “我去南临找赵大哥算账,顺路能顺半个月,”苏阳道。

  “……。”

  银川公主脚步停下,望着他,“你找我姐夫算什么账?!”

  一句“姐夫”,苏阳压力有点大啊。

  银川公主的父皇是皇上,皇兄是未来皇上,姐夫是皇上,未来侄儿还是皇上。

  不过都是皇上也没用,山高皇帝远着呢。

  “他明知道你是银川公主,还骗我,我不应该去讨个说法吗?”苏阳问道。

  “那你不也骗了我?!”虽然很生气,但银川公主为皇姐和姐夫抱打不平。

  苏阳看着她道,“我骗你,你骗我,咱们俩算扯平了。”

  “可他们不止骗了我,还骗你了。”

  “你要不急着回北漠,咱们两可以一起去南临找他们算账去。”

  赵诩,“……。”

  荆山公主,“……。”

  九皇子几个都快捂耳朵了。

  这无耻之言,已经到一种境界了。

  无耻,偏听着又还有那么丢丢的道理。

  苏阳脑袋转的快,银川公主还得消化一会儿,他又接着道,“你来是治脸的,你不打算把脸治好了再走?”

  “你这样回北漠,我岳父大人认不认你不知道,但肯定恼我。”

  “气伤身子还是小事,万一气头上兵临城下,要皇上把我交出去赎罪。”

  “我可是我爹唯一的亲儿子,到时候一个弄不好,大齐和北漠打起来……。”

  北漠肯定不是大齐的对手。

  他爹都没上战场,飞虎军和镇北王就活捉了北漠王了。

  再加上他爹,北漠王插翅难逃。

  赵诩虽然是北漠王的女婿,可他还是谢景宸的表弟。

  北漠和大齐开战,他只能两边劝,却没法出兵相助。

  那时候——

  他们可就是罪人了。

  多少百姓流离失所。

  九皇子和赵端、沈星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脸上眼底都是五个字:听不下去了。

  苏阳是东乡侯唯一的亲儿子没错。

  但东乡侯不会让大齐和北漠打起来的。

  只怕北漠王还没有发兵,东乡侯就把苏阳捆了送到北漠任由他处置了。

  是不是离京了一段时间,东乡侯没揍他了,他觉得自己的地位长了?

  这都是错觉好么!

  他也就是欺负银川公主在北漠长大,不懂他在东乡侯府的地位,才敢这么随便骗人。

  银川公主也没那么好骗,她道,“东乡侯为了不打仗,都私下放了我父皇,我父皇恼你,也不会和大齐开战。”

  “最多大齐皇上把你打一顿,我父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

  苏阳,“……。”

  是不是吵架的时候,女人的脑袋瓜都格外的好使些?

  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

  只是还没动手,苏阳就被吊在了凉亭上了。

  九皇子、沈星和赵端齐下手,杀了苏阳一个措手不及,反抗的时候已经晚了。

  “快放了我!”苏阳叫道。

  九皇子拿出一块绸缎,直接塞苏阳嘴里了。

  苏阳,“……。”

  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吓懵了,忘了离开。

  九皇子拍拍手,和银川公主介绍自己,“我就是当年被这混蛋匡了往你脸上抹蜂蜜,害你被蜜蜂蜇的大齐九皇子。”

  “这么多年,我可就做了这么一件亏心事。”

  “还望银川公主原谅我。”

  说着,九皇子拍拍手,远处过来一小公公。

  那公公裹的严严实实的,就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

  他手里端着个托盘。

  托盘里放着一蜜蜂窝。

  远远的,就听见蜜蜂在嗡嗡叫。

  银川公主是最怕蜜蜂的,听得是头皮发麻。

  小公公把蜜蜂放下,赶紧后退几步,只盼着以后这样的活,没下回了。

  九皇子把一小茶盏拿起来,递给银川公主道,“这里是蜂蜜。”

  银川公主连连摇头。

  她不要蜂蜜。

  自打被蜇过后,她就没碰过蜂蜜了。

  连糕点里都不许有蜂蜜。

  九皇子道,“那我代劳了。”

  说着,用毛笔蘸了点蜂蜜点在苏阳的脸上。

  苏阳,“……!!!”

  赵端和沈星一脸心疼。

  但就是不阻拦。

  九皇子也心疼道,“既然你要娶银川公主,做兄弟的实在不希望十年前的事影响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没办法,枕边风的威力太大了。”

  “做兄弟的不得不防,你忍着点儿。”

  赵端在一旁道,“别可这一个地方涂是,这边也涂点,好歹肿的能均匀点儿。”

  他一脸“做兄弟的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苏阳,“……。”

  他算是尝到了什么是生无可恋了。

  这还有兄弟感情吗?!

  银川公主站在一旁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尤其是九皇子那句枕边风,银川公主耳后根都红透了。

  什么耳边风?!

  她是要回北漠的!

  九皇子涂了几下,把茶盏放下道,“这些蜜蜂不是府里你养的那些,我让人从府外买的。”

  言外之意。

  这些蜜蜂下口是不会留情的。

  自己养的蜜蜂,多少认得主人。

  然后——

  几只蜜蜂嗅到蜂蜜香,飞向苏阳。

  苏阳,“……!!!”

  银川公主往后躲,背靠着柱子,吓的瑟瑟发抖。

  不过心底又有那么点痛快。

  当年她还那么小,就让蜜蜂蜇她呢。

  七八只蜜蜂飞过来,苏阳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还真让蜜蜂蜇他?!

  他极力的躲开,只是九皇子他们捆的很结实,能用力的地方都用不上。

  银川公主见蜜蜂迟迟没成功,她忍不住道,“他皮那么厚,蜂针不一定能扎破。”

  苏阳,“……!!!”

  “弟妹考虑的就是周到,我怎么没想到,”九皇子手中折扇敲脑门。

  银川公主撇过脸去。

  她不乐意和九皇子说话了。

  刚刚是枕边风,现在直接叫弟妹了。

  谁是他弟妹了?!

  偏还只能当没听见,不然说出来尴尬。

  苏阳本来全身心的避开蜜蜂,银川公主和九皇子的话直接让他破功了。

  蜜蜂连蜇了他好几口。

  赵端看着他道,“不用为了证明自己皮薄,就让蜜蜂蜇吧?”

  苏阳,“……!!!”

  他眸底火花闪烁。

  你们等着,我保证不打死你们。

  蜜蜂蜇过后,没一会儿,苏阳的脸就肿了起来。

  九皇子左右看看,问银川公主道,“是不是还不够?”

  这……还不够?

  说着,九皇子拿起蜜蜂要继续涂。

  银川公主不忍心,阻拦道,“够,够了。”

  “这就够了?”

  “当年你皇兄被蜇的多惨啊,”九皇子道。

  “……。”

  银川公主的怒气被挑起来,对,她的怒气消了,皇兄的可还没有呢。

  “多涂点儿,”银川公主道。

  “……。”

  九皇子嘴角狠狠一抽。

  赵端和沈星遮脸,不忍直视。

  九皇子还真往苏阳脸上继续涂了,银川公主见毛笔划了几下,忙道,“我,我是说着玩的。”

  到底还是心软了。

  皇兄的那份,她不用帮忙报仇,皇兄记着呢。

  可惜银川公主心软迟了,蜜蜂已经在路上了。

  赵端赶紧砍断绳子,苏阳摔下来,疼的四仰八叉。

  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比如苏阳。

  苏阳把蜜蜂撒他们三身上。

  九皇子几个为躲蜜蜂一路狂奔。

  但最倒霉的还是银川公主了。

  第一次来东乡侯府被蜇了。

  第二次来还是免不了被蜇的命运。

  蜜蜂出动,哪管你身上有没有蜂蜜啊,见人就蜇。

  银川公主,“……。”

  真的。

  疼哭了。

  北漠送嫁的使臣得知他们的公主被带回东乡侯府了,匆匆赶来。

  他们来大齐有段日子了,银川公主没回来,他们不敢离开。

  见到银川公主拜堂,他们才能回去复命。

  匆匆赶来,就看到自家公主那张黑的他们怀疑眼神的脸肿了的模样。

  真的。

  恨不得自剜双目啊。

  他们倾国倾城的小公主怎么成这样了?!

  这东乡侯府还能待吗?

  使臣心疼银川公主,要带她回北漠。

  但还有几个使臣很理智,公主出嫁了,又黑成这样,带回去不得砸皇上手里?

  那时候,他们不是功臣,而是罪人了。

  不过东乡侯和唐氏都是讲理的人,银川公主被蜇伤,及时上了药不算,还把苏阳吊在树上,给了银川公主一条鞭子,随便她抽,留口气就行了。

  苏阳,“……。”

  唐氏气啊。

  苏阳拉着银川公主出去,还以为是劝她消气的。

  一屋子人乐呵呵的商量喜宴,一边等他们回来。

  结果等来的是银川公主又被蜜蜂蜇了的消息。

  她这儿子都到了娶妻之龄了,还是整天的找打。

  苏阳找打没够,可唐氏和东乡侯揍儿子都腻了。

  把鞭子给了银川公主,剩下的事,他们就不管了,喜帖都送出去了,明天办喜宴,府里忙着呢。

  银川公主不消气,不肯上花轿,总不能再让老母鸡代替她拜堂吧?

  唐氏脑壳疼。

  儿子离京在外,天天想他。

  这才刚回来还不到一个时辰,她又怀念府里的清净,抑制不住想把儿子轰出家门了。

  东乡侯知道她的想法,道,“再熬几天,等喜宴办过后,让他送银川公主回门去。”

  “他不在,府里才能清净。”

  唐氏觉得这主意不错,“可北漠就清净不了了。”

  “阳儿的性子,北漠王不会不知道,”东乡侯笑道。

  “不让他们翁婿斗一斗,北漠王都不知道什么叫悔不当初。”

  唐氏瞪东乡侯,“这么说自己儿子,有你这样做爹的吗?!”

  东乡侯默默的改了口,“把女儿嫁给咱们儿子是北漠王这辈子做的最英明的决定。”

  这还差不多。

  唐氏收回瞪眼,她实在想不明白北漠王把女儿嫁给她儿子到底图什么?

  换做是她,她可舍不得女儿远嫁。

  这一点,东乡侯知道。

  北漠王知道东乡侯府不会亏待他女儿。

  二来当初北漠王要和他结亲,东乡侯回绝了。

  北漠王身为帝王,与生俱来一股傲气,他主动嫁女儿,东乡侯却不愿联姻,伤了北漠王了。

  北漠王又羡慕东乡侯有个好女婿,不仅文武双全,还能随便使唤。

  苏锦和苏崇都是东乡侯和唐氏养大的,从他们身上,就能看到苏阳的未来,绝不会差。

  有这么个女婿,北漠王就不用再羡慕东乡侯了。

  苏阳的优秀,东乡侯引以为傲,但苏阳找打的本事,东乡侯也够头疼。

  摇着头,东乡侯去了前院。

  院子里,苏阳吊在树上,脸朝下。

  涂了药,但脸上蜇肿未消。

  屋内,银川公主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又黑又肿,看的她心底堵的慌。

  “把鞭子拿给我,”银川公主咬牙道。

  丫鬟站在一旁,眼眶都哭肿了。

  丫鬟是跟着银川公主长大的,是她的陪嫁丫鬟。

  “公主要鞭子做什么?”丫鬟警惕道。

  “抽他去,”银川公主起身道。

  她一把抓起桌子上鞭子。

  丫鬟死死的拉住她,“公主,您消消气啊,东乡侯让您抽驸马爷,您可不能真抽啊。”

  “抽完他,咱们回北漠!”银川公主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